赤焰妖蛇惊,惶逃命,试图冲出众修士的包围圈,躲避妖风暴的来袭。疯狂舞动巨型蛇躯,蛇尾扫过之处,山石滚滚,地动山摇。

可是,姜然手中那枚奇异的霞光法珠,哪有那么容易让它逃脱。

这道绿色霞光瞬息将它笼罩”下一瞬间,它马上发现,绿色霞光所照耀之处的蛇皮鳞甲,居然开始迅速木化”咔嚓咔嚓化成一块块枯黄老树皮,随之而来的是蛇躯僵硬”灵活性大减。

好在,只是一个呼吸时间”绿色霞光便消失了。

赤焰妖蛇被木化的只是一层最表层的蛇皮鳞甲,血肉筋骨并未被木化。如果这道绿色霞光能再多照那么片刻,它甚至可能完全木化成为一尊巨型的木蛇雕,无法动弹。

众金丹修士见状,相视一眼,一咬牙,纷纷御剑朝身躯僵硬的赤焰妖蛇冲杀了上去。

许思风、华荣、褚洪、苗燕几位金丹修士,都是天道盟西方宗系大仙宫的弟子,不愿意轻易和姜然关系恶化。如果把姜然单独留在这里对付赤焰蛇妖,万一姜然陨落,他们回去之后无法向姜宗主交代。如果姜然活着回去,情况一样糟糕”他们定会因为临阵离去而交恶。

所以他们明知道妖风暴即将来临,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助姜然全力猎杀赤焰妖蛇。

而其余几各非西方宗系的修士,似乎有些犹豫。

“吴兄,走不走?”

“这个——。”

钱凌,吴志山,郑君海等人,相互望了一眼,一时间迟疑不定。要是就此离去,霞光城肯定待不下去了”只能另去它处。这里是姜然的地盘”他回去之后”肯定会记恨此事。

“叶兄,你看呢?”

周逸看了叶秦一眼,他们两人都是紫剑仙宫修士,自然是一起行动。

叶秦望了望远方的妖风暴”心中迅速估量了一下妖风暴抵达岛屿所需的大致时间。最快也需要十几个呼吸的功夫”如果众修士加把劲的话,还是来得及赶在妖风暴之前”杀掉赤焰妖蛇。

“杀吧!”

叶秦淡然道。

“人家堂堂宝霞宫的少宫主,金丹榜上排位第九的修士,都不怕死,咱们几个身份地位都差远了,有什么好惜命的!要真是被妖风暴给卷进去了,还有人垫背。”

其余三人见状”自嘲了几句,都留了下来。

十名顶尖的金丹后期修士出手,数十件飞剑法器狂攻,赤焰妖蛇哪里撑得住,浑身被斩出大大小小数百计的伤口,遍体木化鳞甲,被斩的寸寸崩裂,血光四溅。

若非它是化形期妖修”一身血肉筋骨极为坚韧,恐怕早就被众修士的法器斩成肉沫了。

赤焰妖蛇遍体鳞伤,激斗了一会儿,死活冲不出众修士的围杀”眼见妖风暴越来越近,它嘶叫厉吼一声,尾巴一甩扫开围攻过来的数道飞剑”突然掉头往古魁洞冲去。冲出包围圈已经没有指望,也只有古魁,洞,可以暂时避开妖风暴。否则它就算不死在众修士的手里,也会被妖风暴给撕成碎片。

赤焰妖蛇突然逃回洞府,让众修士有些诧异。

此时”远处的妖风暴已经袭来”距离岛屿不过一二十里,天空漆黑”电闪雷鸣”恐怖凌厉的气息越来强烈。海面已经翻江倒海”汹涌的巨浪拍打着岛屿沙滩岩石。

一股强烈的狂风吸力,将众修士吸向远方的妖风暴,需法力全力抵御才能站稳。

“姜兄,走吧,一旦逼近十里之内,再走就来不及了!”

华荣抵御着凌厉的风刀,焦急起来。

“妖修敢进入这洞府内躲避妖风暴,这洞府应该是比较安全。现在若是走了,等妖风暴平息,它肯定逃之天天”再也无迹可寻。进调”追!”

姜然目中精芒闪动,也不多说,身影一闪,手握霞光法珠直接朝古魁洞冲去。

华荣几人相视,无奈,紧跟着朝古魁洞冲去。

这座灵岛屿在海上历经无数年的风雨,并未被海上妖风暴摧毁”山体岩石显然极为坚固。古洞府建在岛屿主峰的半山腰,深入山腹内”避开妖风暴的把握还是极大的。

就在他们冲入洞府内,几个呼吸之后,贯通海底和天空的恐怖妖风暴从岛屿上横扫而过。

赤焰妖蛇仓惶逃入洞府,穿过大厅,便沿着一条通道往古洞府深处疾遁。

这古魁洞的通道,极深。

洞壁闪烁着淡淡的古老符文光芒,这些封印,似乎高阶符文封印,存在极久”却仍然在起作用。

众修士追杀,进入古洞府”追到了通道的尽头。

一道古老的青石门,堵住了去路。这石门上刻满了符文封印,隐隐的灵气波动。

赤焰妖蛇回头看了一眼身后追来的众修士,它巨大的尾巴,疯狂狠命的撞向石门。

这道石门的后面是什么,它并不清楚。事实上,它从进入这古洞府内,便一直休眠养伤,并未深入探查这座古洞府。担心触动洞府内的禁制,也不敢随意碰触这些封印。现在,它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轰!”

石门封印被赤焰妖蛇给强行撞碎,崩裂开来。

赤焰妖蛇大喜,冲了进去”可走进去一看之下,它眼中露出绝望。

这是一个封闭的石房,数百丈的空间,这房间四壁都是坚硬无比的岩石”还有令石壁坚硬的符文古咒,没有任何逃生的出口。

似乎是一个大型储藏室,放置着一些书架和玉石箱子,书架和箱子内凌乱放置少量的纸质书籍、卷轴等物品。

众修士已经冲了进来,将赤焰妖蛇给死死的堵在了这个石房内。

赤焰妖蛇已经非常虚弱,萎靡不振的缩在石房一角。赤色妖丹黯淡无光”巨大的蛇躯遍布众多大大小小伤。”长的数丈,浑身没有一处完好,其中不少是伤及内腹、筋骨的重伤,更是耗尽了它的妖力。

赤焰妖蛇已经穷途末路,退缩到石房的角落”露出哀鸣求饶的眼神。不要说十名金丹修士,就算这里只有三五名金丹修士,也足以将它斩杀。

姜然手握霞光法珠,堵着石门,他一人便能将赤焰妖蛇堵在石房内”令其毫无机会逃出去。众修士陆续进入石房内,发现这是一间大储藏室,有些意外。

“古籍?”

周逸飞快的扫了一眼石房”目光落在了那些书架、玉石箱子上。

他随手捡起地上的一册古籍。

是一册传记,是用古老的文字,在金丝书页上记载不少修仙界修士逸闻。

“上古大能修士,古魁真人。上古大能修士?有资格,大能,这二字的”那绝对曾是东海修仙界霸主一般的强大存在。这座古洞府,是古魁真人曾经居住隐修之地?!”

同逸翻了翻,讶然说道。

“《地阙皇典》!天呐,这是东海修仙界内顶级的土系修仙法典之一,我曾在古传记中看到过此书的记载,早已经失传万年。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许思风从书架上翻出一册典籍,一看,顿时惊呼失声,甚至手在微微发颤。

钱凌”褚洪”华荣等修士一听,神情震惊起来,在书架上、箱子内翻动。

“《千里血影遁法》这是天魔盟一位上古巨头创立的血遁法,能在血遁千里之外,是不传之秘”这里怎么会有?!”

钱凌很快找出一册古典,却是咂舌,脸上同样是难以置信。

叶秦动作也不慢,扫过一口玉石箱子,突然看到其中,瞳孔一缩。

里面一块碎裂的甲个”森然冷冽的幽色光泽,透着丝丝阴厉气息。

他想都没想,手一招”便将那块破碎的甲骨收入手中。

这甲骨碎片,这气息”他太熟悉了,《幽冥大法》的残片,他手中便有一块这样的残片。加上这一块,便是两块了。

神识从这块甲骨碎片扫过,这一块上面记载的却是鬼系修炼功法。

叶秦不是太懂鬼系功法,但是这样化神期品阶的宝物,先收着再说。他又朝书架古籍中扫去。可惜,这些古籍之中,并没有看到《坐忘经》的元婴级功法。

这间储藏室早已经废弃,书架和玉石箱子大部分都是空的。

凌乱遗落下来的古籍大约有上百册,众修士很快从这些凌乱的典籍中,找到不少出色的修仙法典。其中至少有十多册属于元婴级以上”极为珍稀的修仙古籍,价值都难以计数。还有一些传记古闻之类”价值相对较低。

“这些古籍是猎妖任务途中所得之物,回头我一并上交天道盟西方宗主,请宗主处置!先把赤焰妖蛇杀了再说。”

姜然监视着赤焰妖蛇的动静,又扫过石室这些典籍,震惊之后,心思很快沉静下来,目光闪烁了几下”沉声道。

石室内的气氛,一下冷凝了起来。

天道盟西方姜宗主是姜然的老祖宗,怎么处置这些古籍,这还用多说,肯定还是落在姜然的手中。

许思风、褚洪等人相视一眼,沉默。他们几人跟姜然是一伙的,姜然得了这样大的好处,事后应该会分一部分给他们,自然不会轻易出口反对。

但是周逸,钱凌等几位修士,却都露出怒色。姜然这分明就是想要独吞这些典籍,就算事后有灵石之类的补偿”也完全无法和这些古典的价值相比。

“姜兄,这恐怕不妥吧!天道盟颁布的任何任务,在执行任务途中所获的物品都归执行者所有,除了指定的任务物品之外,还没有上交的规矩。况且此次是姜兄私人委托的任务,这些物品,不在上交之列。这些古籍法典,我等十人均分了,每人挑几件便是!”

钱凌立刻道。

“钱老弟,你这是在质疑我?我是这支队伍的领队,你们只是跟随我执行猎妖任务,如何分配战利品,我说了才算!这是规矩,莫非你想要挑战我的领队之位?!”

姜然目光一下冰冷,右手紧握霞光法珠,脸色阴沉道。

钱凌实力不弱,在金丹杀妖榜上排第二十七位的修士。姜然的确是这支队伍的队长”可问题是其它队员也不是可以随意拿捏软柿子。在队长不是绝对强势的情况下,战利品如何分,得看大多数人的意见。

钱凌并不惧姜然的威胁”朝其他几位修士说道,“诸位道友,你们看如何分这些典籍?”

吴志山、郑君海等人,自然是点头,赞同分掉这些典籍。

“叶兄,你觉得呢?”

周逸也赞同分掉。只要叶秦同意,那么这支队伍便有一半人持赞同态度。

“钱道友说的有理。这些古籍,是大家发现的,自然是大家分了!”

叶秦沉默了一下,说道。

他不可能放任姜然将这些意外发现的修仙古籍独吞了。不管自己用不用的上,这些东西,都是能在商阁拍卖会上,卖出罕见天价的稀世法典。况且,他还找到一块《幽冥大法》的碎片,就更没有理由了退让了。

姜然目光扫过叶秦,周逸,钱凌等五人,皱起眉头。

他最忌惮的,还是叶秦。

姜然在金丹杀妖榜的排位是第九位,而叶秦在金丹杀妖榜的排位在十一位”都是顶尖级的金丹后期修士。如果正常斗法,两人能够发挥出来的战力,极为相近,很难分出胜负。

除非动用特殊的手段。

姜然手中有霞光法珠,还能打出两道霞光,他依旧有着极大的自信,能够控制住场面。

再说了,他这边也有五名修士同伙,都是西方宗系修士,无论如何都占了上风。

姜然不信,叶秦、钱凌五人能挑战他这位队长的威信。

石室内,众修士明显分为两派,僵持起来,气氛极其微妙。

叶秦突然伸手抛出腰间储物袋,“霍”一团鬼雾,一头化形期骷髅妖,在鬼雾之中若隐若现。森然的骷髅妖气息”强大的灵压,刹时间笼罩石室。

随后,叶秦又淡然道,“分了这些古籍法典,杀了赤焰妖蛇,完成此次任务。姜兄以为如何?”

“化形骷髅妖?——这怎么可能!”

姜然眼角微微一抽搐,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许思风、华荣等修士惊骇之下,退后了数步,纷纷望向姜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