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兴开口让孔世先进去,孔世的脸色顿时无比难看起来。

谁都知道,这里是整座上古宝库的中枢核心所在,必定是最凶险的地方。

恐怕连元婴修士,在进去之前,都得好好掂量掂量能否承受这风险。

更何况,他的实力本就是众人之中最弱的一个,即使手中有从水库房中取得的三件元婴级原材料,可是这些原材料未经过炼制,发挥不出多少威力,远不如孙、庞二人从库内得到的小神通法器和小神通符箓,无法直接提升他的实力。

这分明是拿他当炮灰使啊

众人见孔世一副极不情愿进去的模样,神色不由纷纷冷了下来。

“孔老弟,大家都出了不小的力,也该轮到你了。你不去进去,难不成想换我先进去?”

樊修士的声音淡漠到了极致。

孔世听到这森然的声音,身躯不由微微一抖,心头却大暗恨。樊修士同样也没出多少力,却偏偏让他冒险。但是樊修士手段阴险莫测,他不敢还口。

“我一张小神通符箓都用了,也没皱半下眉头,让你做这么一点小事,便不肯了?孔老弟要是不愿意,那么现在打道回去便是。事后分宝库内的财货,也没你的份”

庞修士更是冷哼了一声,沉声冷笑。

“孔兄,按理是该你先进去。”

叶秦平淡的看向孔世,实力最弱的修士当炮灰走在前面探查危险,这是东海修仙界无数年形成的惯例,可不是他们故意要欺孔世。孔世要是不愿意进去,也行,退出通道便是,换樊修士进去。

孔世见众人威逼的紧,心知再拖延,众人杀他的心思恐怕都有了。他推也推不了,要么进去,要么被赶出冰库通道,别想借着其他修士的实力占半点便宜。

“去就去,真以为孔某怕了不成”

孔世加持好护身罩,操控法器,一咬牙,迈入了白霜寒气的冰库光门中。

其余修士在光门外,静候了几个呼吸时间,便见孔世很快一脸冰霜的从光门中返回,僵青发抖,说道,“里面安全,可以进入。”说完,他又带头返了回去。

这下,众人才不再犹豫,相继步入光门之中。

六道白光闪过。

众人出现在一座巨大的冰库内,四下一望,看清了这座费尽功夫才得以进入的中枢宝库,不禁纷纷惊叹。

这座中枢冰库,呈六边形,由一块块巨大整齐的冰魄结晶筑基,有数百丈方圆,有些像古库大厅的模样。这些巨大的冰晶,流转着无数上古符文,隐隐有五光十色的缤纷光华跃动其间,一看之下便令人心神震动不已。

中枢冰库内,并没有和其它宝库一样威力恐怖的五行雷珠。

最让人震惊的,还是冰库的正中央。

只见冰库中央处,有着一方十丈大小,神秘冰魄白玉筑成的莲座玉台。莲台之上,有一枚散发着氤氲灵气的冰莲子,显得分外耀目璀璨。整个莲座玉石台中,冰灵雾气氤氲,光华流转,冰灵气息弄遇到了极致。

众人隔着莲台数百丈,却感受到了这莲台传来的一股令他们窒息的灵压。

众人相顾一眼,无不骇然。

光是这股可怕的气息,已经令他们心底生出战栗,有一股强烈的转身便逃的念头。要不是拼命压制住这股惊惧,恐怕他们一刻也在冰库内呆不下下去。

在莲座玉石台,铭刻着五片舒展开来的数丈大莲花花瓣。

莲花瓣还环刻着无数细小的禁制阵法符文,符文分为五色,分别是金光、青色、湛蓝、火红、澄黄。

每隔几个呼吸,便能见到那枚冰莲子散发出的冰灵气,注入下方莲座的莲花之中,而后这一片莲花花瓣中铭刻的符文便微微亮起,转化为其它色泽的璀璨光华,顺着那个方向的无数符文延伸出去,直至莲台的根部,延伸向对应的石壁。

“这里就是控制整座上古宝库,所有禁制阵法的中枢库内的禁制阵法,都靠这中枢维持。”

孔世精通阵法,一眼就看出了端倪,飞快道,“这些禁制符文不能遭到攻击和破坏,否则后果难以预料。此地作为这座上古宝库阵法的中枢,禁制复杂无比,万一触动,灵力反噬喷出来,大家都是死路一条”

众修士都不是莽撞之人,对这中枢宝库一无所知,自然不会轻举妄动,只是飞快的打量着中枢宝库的情况,全力抵御着冰库内的冰寒之气。

“这冰库内,除了这座冰莲台外,似乎并没有特别之处,连雷珠都没有,比其它宝库还要简单此地的禁制阵法,该如何关闭?”

孙兴不免有些奇怪道。

“此处中枢,一定有关闭的办法。先待我看看这禁阵,究竟如何关闭它。”

孔世道。

其余修士都不精通阵法,只能停留在原地。

忽然间,冰库中央那个莲座石台的根部,荡漾出一圈圈的冰霜光环,似乎有什么东西。

“这是什么?”

众人大吃一惊。

叶秦惊诧之时,紧接着便见到,中枢冰库的地面,冒出一块块冰晶,凸起一个巨大的冰窟窿,一根根长达数丈的冰晶、冰刺,大片的冰渣爆射出来,冰寒闪亮耀目。

“咔嚓”

当一切尘埃落定,冰渣散落时,一头足足有二十丈高达的巨蟾冰晶妖灵,出现在冰库的玉台莲座的前方。

这头浑身由冰晶凝结的冰蟾妖灵,通体晶莹透明,隐隐有光晕流转,趴在那里巍然不动。

但是它一双血色眼瞳,冰寒透亮,愤怒的盯着进入冰库内的六名金丹修士。这是它的地盘,这万年来,从许久许久,没有见过其它活物进入过此地。

这头冰蟾妖灵的出现,使得中枢宝库中的冰寒气息陡然暴增。

冰蟾妖灵浑身散发的灵压,微微波动,立刻压的众修士的护身罩范围紧紧缩小了一圈。他们操控的火系元神法器,也在微微颤鸣,全力抵抗着这股灵压。

“不好,是元婴级的冰晶妖灵”

“它能够化为蟾蜍型,肯定超过万年,见过蟾蜍的模样,所以才化为这个形态。它的瞳孔是血色的,多半是因为沾染了其它活物血迹,凝结成的血色冰晶。”

众修士神情大骇。

这头忽然出现的元婴级冰蟾妖灵,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这头冰蟾,比起宝库内的禁制阵法来,还更有致命性。毕竟,禁制阵法只要不去故意破坏,就不会引发反噬。可是这头冰蟾,却没这样好说话了。

一头元婴级的冰蟾冰晶妖灵,跟一群金丹级的冰晶妖灵,完全是两回事。

他们能用尽手段,杀死一群金丹级的冰晶妖灵。但是在这头元婴级的冰蟾面前,却是死路一条,半点侥幸都没有。

对他们来说,现在已经不是能否关闭这座冰库的阵法的问题了,而是能否活着离开这座冰库的问题。

“快,快离开~”

孔世惊骇到了极点,化为一道火虹,全速疾退,已经后悔当初听从了樊修士的建议,进入这座冰库内。

他话音刚落,却见那头冰蟾妖灵血瞳红光一闪,它忽然动了。

那头冰蟾妖灵原地巍然不动,蓦然一张巨大的蟾嘴,弹出一条冰刺尖舌,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射了出去,带着一股冰寒彻骨的厉风,射向距离它最近的孔世。

“噗嗤”

一瞬间,疾速倒退的孔世,护身法器,护身光罩,同时爆裂破碎。

孔世的身躯,被冰蟾妖灵的冰舌刺了个对穿,他甚至来不及感到痛楚,便瞬息被从冰舌喷出的恐怖冰灵寒气,冰冻成一具冰雕,面部表情恐惧,一副难以置信。

冰蟾妖灵冰舌一甩,孔世尸体化成的冰雕便飞了出去,撞在光门入口处的冰晶石壁处,砸成了一堆冰渣。

接着,它眼瞳咕噜咕噜一转,似乎在寻找下一个攻击目标。

瞬杀

其他五名寻宝修士,这一瞬间几乎全蒙了。

一阵刻骨的寒意,由他们的脚底直升脑门。

孔世是炮灰。

可是这炮灰,刚才还说着话,瞬间就被这头元婴级的冰蟾给击杀。这怎么能不让他们感到兔死狐悲?他们即将面临的下场,恐怕比炮灰未必能好到哪里去。

孙兴恐惧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正欲冲向光门。

“不要动”

“冰蟾,它有弱点它只会攻击移动的目标,不辨色泽、气息”

“一动就死”

樊修士淡漠的脸色,突然一变,厉吼道。

“樊老弟说的不错,诸位道友都别动”

孙兴毕竟年岁长,修为高,他的斗法经验,同样也是非常丰厚的一个。樊修士这一厉吼,他立刻记起来,在上百年前,自己曾经在某处冰湖险地,遇到过一头真正的冰蟾妖兽,也有这个弱点。

孔世死的这么快,恐怕就是因为他逃的太快。

压抑住巨大的恐惧,他也立刻反应过来,一边大声朝其他修士提醒。

这不是他有多好心。

此时,多活下一名修士就是多一份合力逃生的机会,最不济,多几个人也能多拖延一下时间。他可不希望再有人,像孔世这样横死当场。

叶秦、皇甫冰儿,还有庞修士,原本是打算全速冲向光门,可是一听樊修士、孙兴都这般大吼,立刻在原地不敢有丝毫的动弹,甚至连气息都降到最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