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四千字章节

-----------------

叶秦全力催动法力,南明离火剑,往冰窟通道深处疾奔。

冰窟深处,正传来剧烈的斗法轰鸣声,还有近乎绝望的厉吼,整个冰窟通道都在剧烈震动。可见打斗之激烈,已经到了生死相搏,疯狂的地步。

叶秦听出那是曹氏的声音,心中一动。只是不知,曹氏在和谁斗法厮杀,孙兴还是庞修士?

他和皇甫冰儿相互望了一眼,在布满了冰晶棱刺的冰窟内,加速疾奔。

转过两条冰窟通道,叶秦立刻看见,庞修士和孙兴两人,正在负手观望,不时冷笑几声,对前方冰窟指指点点,一边说着什么,神情清闲无比。

孙兴瞥见叶秦和皇甫冰儿出现,不由淡笑道,“叶道友、叶夫人,二位也来了”

叶秦的出现,倒也不出孙兴的意料之外。叶秦有五柄元神法器,他是知道。这一群寻宝修士当中,真正有极强实力的,也就寥寥四五人而已。

“孙道兄、庞道兄。”

叶秦停下,朝二人点了点头,朝前方看去。

却见冰窟前方二百丈远处,曹大修士正在和数头冰晶妖灵,正在厮杀。

这几头冰晶妖灵,都是九阶妖灵,金丹后期实力。高达十余丈,浑身厚厚的冰晶铠甲,防御力奇厚无比。它们的拳头,甚至浑身上下,都是极为坚硬的冰刺。挥出的拳头,杀伤力堪比冰系元神法器。

而绝望的嘶吼声,正是曹大修士发出来的。

他虽有金丹九阶修为,但被众修士联手,手段用尽,仓惶逃入这冰窟通道,结果很快被数头冰晶妖灵给逼的陷入绝境。镇魔槌元神法器狂舞,猛砸在冰晶妖灵身上,居然也伤不了它们。

孙兴、庞修士二人,并不上前,只是远远的冷笑看着这一幕,等着曹氏被冰晶妖灵杀死。

几个呼吸的工夫,樊修士和孔世二人,嗖嗖出现在冰窟通道内。

叶秦回头看了一眼,诧异。

孔世怎么会和樊修士联手,一起进来这冰窟深处?

曹氏和冰晶妖灵打斗正激烈,叶秦这个奇怪的念头从脑海中闪过,继续观战。

曹大修士苦苦支撑着,在数头冰晶妖灵的狂攻之下,只有招架之力,根本无法继续进入冰窟的深处。

此时,孙兴等几名寻宝修士也已经赶至。

想要退出冰窟,也绝无可能。

曹大修士已经彻底绝望。在宝库大厅内,他还有机会逃入通道,求一线生机。可是现在,却是彻底的死局,甚至连一丝转圜的机会都没有。

“老子纵横血色之海数十年,与其他邪修联手,伏杀过不知多少寻宝修士。今日竟然被寻宝修士给逼死”

“可恨啊老子已经得到足足三枚元婴丹这可是令无数金丹后期修士,为之疯狂的元婴丹老子眼看就要离开这宝库,只差最后的结婴渡劫,便能成为血海一方霸主的元婴老祖了我不甘心呐——”

“姓叶的,你重伤了我二弟,老子还没找你报仇”

曹大修士瞳孔腥红,已经陷入狂乱,怨气难以发泄出来。

“你们不让老子活,老子死也要拉你们垫背”

曹大修士目呲欲裂,狰狞厉啸,镇魔槌扫开那几头冰晶妖灵的围攻,眼红如血,“嘎嘎”厉笑,朝孙兴等人疯狂扑去。

他浑身灵力鼓胀澎湃,一股疯狂的法力在他体内运转。他的血肉身躯,以眼见的速度,扭曲,膨胀起来,眨眼大了一倍。

竟是试图尸爆,用自爆肉身,去重伤孙兴等人。

一旦孙兴等人遭到重创,冰窟内和他搏杀的数头可怕的冰晶妖灵,一定能要孙兴等人性命。

这样,他就算死了,也能拉这几个寻宝修士一起赴死。

这也是曹大修士能够做到的最强力的报复。

可是,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而已。

能走到这冰窟内的孙兴、庞修士、叶秦等几人,哪一个不是人精。

他们从始至终都在提防着曹大修士临死之前可能的疯狂之举,岂会被曹大修士的自爆给乱了阵脚。他们中间任何一人,都不可能被拖下水。

庞修士嘴角甚至挂起一抹冷嘲,充满了不屑。

“哼,死到临头,居然还想拉人垫背找死”

他有小神通符箓形成的火焰钟罩为护身,防御力强大到了无视金丹修士自爆的威胁,所以也根本不需避,直接祭出元神法器七宝盖伞,朝曹氏射去。

孙兴不想这杀曹的名义归庞修士,飞快打出四面戊土阵旗,朝曹氏席卷过去。

叶秦和皇甫冰儿,以大五行剑阵和冰火剑阵为双层护卫,也没有躲避的打算。

樊修士、孔世,却是脸色微微一变,他们实力较弱,缺乏足够强的防御手段,也不敢硬挡,当即立断,往后方疾退,避开自爆的威力。金丹九阶修士尸爆,威力在如此短的距离下,还是很恐怖的。

“喀嚓”

这数头冰晶妖灵似乎感受到了威胁,同时发出怪异的喀嚓声,冰晶巨掌一齐猛然拍地,刹那间,便见数十根长达数丈的冰晶尖刺,从洞窟厚厚的冰层上猛然暴射而出。

“噗嗤、噗嗤......”

正在曹大修士剧烈膨胀,即将完成自爆之前。这些冰晶尖刺,直接将曹大修士临空刺穿,曹氏的护身罩防御霎时破碎,数道冰晶尖刺同时透体而入。

曹氏鼓胀的身躯,顿时泄了气的巨球一般,**出血液。

曹大修士连自爆也没能成功,瞪圆的眼睛满是不甘心,喉咙“咯咕”几声,喷出大块的血肉,整个身躯被数十根冰晶尖刺戳立在洞壁上。

紧接着,他的尸身,眨眼间便被冰窟内极寒的冰霜之气,完全冰封起来。腰间的储物袋,一起被冰封在里面。殷红的鲜血,染红了一个个的冰刺,在冰晶之中分外的妖艳刺目。

“曹氏......这就死了?”

“呵,还以为他临时,能再疯狂一把呢”

在场的几名修士,略显诧异。

这曹大邪修能修炼到金丹期九层巅峰,离元婴期只差最后一道坎,也算颇为不容易。在血海古船据点的金丹期修士当中,也算是个极为狠厉的角色了,偏偏就是迈不过这道坎去,就这么死在了几头冰晶妖灵手中,颇为不值。

这个念头从这几人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也无人会去感叹半句。

此次一大群寻宝修士、蛮岛邪修进入荒灵鬼岛,早死了一大半以上,曹氏不过是其中之一而已。

众人的目光,一下全盯在了曹氏腰间的储物袋上。

叶秦扫了一眼储物袋,一边小心的提防着庞修士和孙兴。

三枚元婴丹应该就在储物袋内。

曹氏既然死了,剩下的就是瓜分三枚元婴丹的事情了。

分丹的问题,反而比杀曹还麻烦一些。

因为有六个人进入了冰窟深处,十分不好分。

尤其是孔世和樊修士的同时出现,有些令叶秦意外。

同样,这也出孙兴和庞修士的意外。

按照孙兴、庞修士原来的大致估计,应该是只有他们两,还有叶秦夫妇,能够进入冰窟深处。这三枚元婴丹,三方各得一枚,很容易能分掉。

孔世和樊修士的出现,多了两个麻烦。

但是接下来的状况,他们六人都无暇再去想这个麻烦。

那数头冰晶妖灵,拍出一地冰刺杀死了试图自爆的曹大修士,曹氏一死,它们愤怒的目标,立刻变成了孙兴、庞修士、叶秦等六人。

喀嚓、喀嚓

数头冰晶妖灵,大步朝孙兴等人奔来,发出怪异的叫声。它们身上下的冰晶闪耀,爆射出数道耀眼的白光,在这冰窟通道中,直刺的人睁不开眼来。

“几位道友,分元婴丹之事,先放在一边。我们先合铲除去这几头冰晶妖灵再说”

孙兴飞快的喊道。说完,他双手一招,四面戍土阵旗飞射而出,分据四角,放出大片黄濛濛的光华,将那几头冰晶妖灵给笼罩进入旗阵内。大片落石,轰向这几头冰晶妖灵。

戊土阵旗施展开来,立刻令冰晶妖灵多了一层厚厚的黄色土甲,速度立刻缓慢了几分。

“好”

庞修士爆喝,直接祭出七宝盖伞,冲了上去。

这几头冰晶妖灵只用了一小会儿工夫,便把金丹九层巅峰的曹氏给杀了,战力绝对十足恐怖。要是应付不得当,说不定他们落个阴沟里翻船的下场。

曹大修士的尸体和储物袋都被冰封住,想跑也不跑了,自然不急于这一时。

他此刻的强悍防御力,足以蔑视这数头金丹级冰晶妖灵的攻击。就算被围攻,也没什么大碍。只是他的攻击力不强,元神法器七宝盖伞重防御而攻击威力并不强,根本不足以伤到这几头冰甲防御力奇厚的冰晶妖灵。

那几头冰晶妖灵尖利的嘶吼咆哮了一阵,挥舞着冰晶巨拳,朝最前面的庞修士轰砸过去。

冰窟通道并不大,庞修士一人,便足以把数头冰晶妖灵全挡了下来。他杀不死这些冰晶妖灵,可是冰晶妖灵也别想撼动他,双方斗了一个旗鼓相当。

有庞修士挡在最前面,孙兴才能安心操控四面戊土阵旗,将数头冰晶妖灵全笼罩进去,落石狂轰。戊土阵旗的杀伤威力,比七宝盖伞更强许多。但是依旧显得不足,这戊土阵旗真正的效用是布阵,而不是杀伤。

他们二人联手,虽然实力极强,还不足以击溃这数头冰晶妖灵。一旦陷入僵持久战,庞修士的护卫符箓灵气耗光,恐怕他们还是难逃战败的局面。

以他们丰富的斗法经验,当然立刻想到应对之策。

“叶道友,快用你的大五行剑阵你的飞剑法器攻击威力最大,速杀冰晶妖灵”庞修士承受着冰晶妖灵一波一波的重拳轰击,火焰钟罩剧烈震动,不断的消耗着威力,不由大吼道。

叶秦当然不会坐视,手掐剑诀,朝前一指。

皇甫冰儿并未出手攻击,依旧以冰火剑阵护卫着她和叶秦,以防意外。

叶秦的五柄元神飞剑化为惊虹,“飕、飕”激射过去,朝其中一头冰晶妖灵,猛斩,绞杀。这五柄飞剑的攻击威力之强悍,远不是七宝盖伞和戊土阵旗可比的。

“咔嚓”

五柄飞剑劈出的每一斩,都砍崩那头冰晶妖灵身上的一大块坚硬的冰甲。十多丈高的冰晶妖灵,很快就被飞剑砍的面目全非。

众修士丝毫不敢掉以轻心,全力合攻起这几头冰晶妖灵。

那几头冰晶妖灵也疯狂起来。

冰晶重拳不断轰出,硬砸庞修士的火焰钟罩。发现冰晶重拳对庞修士无效之后,拍出巨掌,喷出极寒冰气,爆射出大片尖晶冰刺,朝众修士射去。

但是,它们的打出的冰刺依旧伤不了这些寻宝修士。

庞修士自然不用说,拥有元婴修士才有的强大防御力,能在这几头冰晶妖灵面前横着走。

叶秦有皇甫冰儿的冰火剑阵保护,难以伤及。

甚至连孔世、樊修士二人,也拿着一根十二阶的孔雀火焰翎,远远在后面操控着各自的元神法器,轰击这数头冰晶妖灵。出力虽然不算大,但是也加快了绞杀冰晶妖灵的速度。

经过开始的不利之后,他们这六名修士迅速占据了上风。

小半个时辰的缠斗后,这几头冰晶妖灵相续哗啦瓦解崩溃,被众寻宝修士的法器,给硬轰成了一堆的冰晶残渣。

合力剿杀这数头冰晶妖灵,他们几人却是立刻打坐,一边喝灵酒恢复自身损耗严重的法力,一边商量分元婴丹。

“只有三枚元婴丹,我们六人。难啊......庞老弟、叶老弟,你们说这丹该如何分法?”

孙兴扫了众人一眼,淡淡说道,一副为难的神情。

寻宝修士之间对自身信誉颇为重视,如果能够商量分配收获,通常不会轻易和同伙修士动手争斗。除非完全谈不拢,才会用各种手段进行抢夺。

孙兴是这群寻宝修士的领队,当然更不愿意污了自己的名声。既要拿到元婴丹,但是也不能做的太难看。

这也是寻宝修士,跟嗜杀成性的夺宝邪修的不同。

孙兴的目光,落在庞修士和叶秦身上。

其实真正能做决定的也就是他们三个,有资格分元婴丹其实也就是他们三人。

孙兴只要得到庞修士、叶秦的点头,他们三人找个理由便可以把元婴丹给分了,直接无视孔世和樊修士两人。

“孙道兄,当初我们有约定,谁杀了曹氏,能直接得一枚。夺丹出力最大的修士,可以分另外两枚。可是曹氏是冰晶妖灵杀的,所以人人都有份。分这三枚元婴丹,一定要公平。”

孔世见孙兴只看庞、叶二人,似乎没有一点分元婴丹给他的意思,立刻急了起来。

说起来他也挺可怜。

之前进入通道,他被樊修士给占了便宜,利用他的孔雀火焰翎进了冰窟,一路懵懵懂懂,浑浑噩噩。连元神都受了不小的影响。直到不久前,杀冰晶妖灵的时候,他才清醒过来。

孔世吃了这个大亏,也不敢丝毫吭声。到现在也没明白,樊修士是如何把制住的。不过既然樊修士能制住他一次,自然也能制住第二次。

樊修士一副深沉,隐藏的手段如此之强,让他心中十分恐惧,更不敢对一直跟在他一丈范围内的樊修士进行报复。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混过去。

而现在孙兴又直接无视他,让他有气又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