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盟和天魔盟的众修士。望着眼前一片蓝雾蒙蒙的海岛水域,感到有些棘手。

他们这一群修士虽然大多有跟土族力士作战的经验,但是却没有遇到过征讨这种隐藏在大范围蓝雾内的部落的经验。这种烟雾弥漫地方的视野不开阔,对修士作战非常不利。

叶秦双手抱胸,警惕望着周围碧蓝的海面,神识覆盖周围十余里海域。

他记得白秀儿曾经提到过,掠海部族最擅长的是海战,是土族十大部族中最强的一个。只是掠海族的海战究竟有多强,没有亲身经历的修士,也无法真正有体会。多加小心一点没错。

正当众修士议论纷纷起来,商量着是不是该直接冲进去的时候,只见前方海面上出现数道暗影快速移动的波纹。

随后“哗啦!”声,数股海浪从海底涌起。

几名浑身披着黑色鱼鳞甲的土族,各自驾驭着一头海兽,从海水中破浪而出。他们的足下踩着的赫然是数丈长的金枪妖鱼,都是三、四阶左右的海妖兽。

为首的是一名干瘦的土族汉子,他微躬着身子稳稳的赤脚在金枪妖鱼的背脊上,右手持一根沉甸甸的乌铁长枪,左手中牵着一根青色缰绳,缰绳穿过金枪妖鱼的背脊,牢牢的系在金枪妖鱼的背上。

这土族汉子驾驭海兽出了海面。望着半空中黑压压的一大片修士,顿时露出惊色,随后强行镇定住,阴沉下脸,以生硬的中土语言大声喊道。

“在下掠海部族京氏部落巡逻队小队长,见过众位仙长。此蓝雾群岛,是我京氏部落世代居住的领地,未得我部落邀请,外人不能擅自闯入。请诸位仙长立刻离开此地吧!”

飞在半空中的禹维风,瞧了那土族巡逻队长一眼。土族人没有法力,光是看外表,看不出实力。不过看这个巡逻队长足下那头四阶妖兽为海骑,实力应该也高不到哪里去。对于他这样的金丹修士来说,根本不屑一顾。

“天道盟要征调这片岛屿,在一年前已经对你部落下了迁徙令,令你部族限期离开这片岛屿群。可是你部落非但不迁徙,反而出手重伤了我天道盟的一名金丹仙人。天道盟现在正式对你京氏部族宣战。让你们族长出来,向天道盟投降,赔礼道歉,并且立刻撤离这片岛屿,本仙长可以考虑放你们一条生路。”

禹维风对这土族巡逻队长淡漠的说道。

“这是我京氏部落世代居住的领地,凭什么说要迁徙就迁徙?你们仙人占了东海列岛那么大的地盘,非要抢走我京氏部落这一小片岛屿不可吗?”

那土族汉子牵着足下海骑,不安的怒声质问。

“一个小小的土族巡逻队长,维风老弟跟他说这么多干什么,杀了便是,何必跟他啰嗦!”

天魔盟队伍的大首领严豪。见禹维风和那巡逻队长争辩上了,感到十分不耐。他说完,随手操纵起一柄顶阶飞剑,化为数丈金色巨剑,一指,金光朝那土族汉子斩了下去。

那土族汉子见状不妙,立刻一踩金枪妖鱼,一下沉入海水。

一名土族巡逻兵来不及逃走,被金芒给斩杀。

其余的几名土族巡逻兵纷纷慌忙跟着入水。

凭他们几人的实力,给这一大群修士塞牙缝都不够。

那几条金枪妖鱼沉入海中数十丈深处,几个摆尾,消失在了后方那一大片的蓝雾海水之中。

严豪对这几个小喽啰并未追杀,颇为随意的收回了飞剑,露出嗜血的冷笑,“维风老弟,这个部落既然不愿意离开,那就是自己找死,可怨不得我等不留情面。此战如何打,你有什么看法?”

禹维风慎重考虑了一下,说道,“这一片蓝雾岛屿群视野不开阔。里面的土族部落不知道有多少力士,稳妥起见,我等最好还是步步为营,从边缘的岛屿推进,一个岛一个岛彻底清剿。把所有的岛屿清剿一边,叫他们无藏身之处。”

严豪瞥了禹维风一眼,对禹维风的如此谨慎小心,感到好笑。

“维风老弟,你做事还是这样小心。你这法子未免也太麻烦了,这一片岛屿群恐怕有数百计的岛屿,你这样一个一个杀过去,得杀到什么时候?一年半载下来也未必能完事。这群岛屿中肯定有一个主岛,是这部落的主要据点。咱们直接杀到他们的主岛去,将老巢端了,这土族部落必然投降。”

“严兄,这掠海部族京氏部落的实力,恐怕不在我等之下。这样冒然闯入岛屿深处,只怕十分不妥。我还是坚持稳步推进的办法征讨这个京氏部落。”

禹维风谨慎道。

“行了!”

严豪对禹维风的提议感到些许不快,“既然你我意见相左,那各自带队,从群岛的北、南两个方向同时出发,分头向这片岛屿群进攻,看看谁先杀到岛屿群的中央。战后这一片小群岛,谁抢到的地盘归谁!”

严豪说完,也不等禹维风的答复,直接带着天魔盟的一大群修士,朝蓝雾岛屿群的南方飞去。

禹维风盯着众天魔盟修士的背影,脸色僵硬,有些难看。

“姓严的太嚣张。禹兄。咱们怎么做,是不是立刻开始进攻,杀到主岛屿去?”“咱们不能落在天魔盟的后面,否则被天魔盟的抢了首功,以后见到这姓严的,还有什么脸面!”

周围几名仙宫领队的金丹修士,对严豪的态度十分看不过眼,纷纷朝禹维风劝道。

“不用管他,咱们按照咱们的方式去打。等他们栽了跟头,就知道这掠海部落不是那么好对付了。”

禹维风一挥手,阻止众金丹修士说下去,冷冷道。

禹维风虽然也看不下严豪的嚣张,但是他有自己的顾虑,不会因为严豪的轻视,而改变自己的做法。

这次征讨土族,天道盟高层指名让他领队出征,这是一次考验,关系到他日后在天道盟中的地位。他可不想出任何差错,否则让天道盟的高层失望,日后想要再领队出征就难了。

他宁肯推进的慢一点,也要力求稳妥,决不能战败而归。否则禹宗主也没办法出面围护他。

禹维风带着众天道盟修士,飞抵蓝雾群岛的北方。召集了二十仙宫的正副队长,安排部署了进攻之策。

虽然说要稳步推进,但为了避免被天魔盟抢了过多的岛屿,抛下太远,禹维风采用了二十座仙宫的修士一字排开的办法,同时朝岛屿群推进。

这样抢占的岛屿能多一些。而且一旦发现土族力士出现,各个仙宫修士之间也能够及时的相互支援,不会孤立无援。

禹维风安排好之后,众仙宫修士开始行动。

“叶兄对这种征战之事恐怕没什么经验,小妹昔日曾经跟随宫主出征过,不如就由小妹代为指挥了。叶兄以为呢?”

周瑶从叶秦身旁经过。顿了一下,带着几分傲气淡淡的说道。

或许是她觉得有必要说清楚,以免作战的时候出现乱子。

毕竟,叶秦才是手握紫剑宫令的正队长。若是作战的时候,叶秦突然亮出宫令反对她的指挥,关键的时候给她添乱,恐怕众紫剑修士不敢抗命,会无所适从,这仗也没办法打了。

她朝叶秦平淡的看了过去,就是要叶秦亲口承诺放弃指挥。

“我对征战不熟,一切行动由周姑娘安排。”

叶秦摸了摸鼻子,想了一下,并未反对。

这些紫剑宫的修士都是周家的修士,如果作战时万一死了人,他也不好交差。周瑶亲自指挥的话,那死多少,都跟他没有关系。

他也懒得争这指挥权。

“走吧!”

周瑶听叶秦亲口对她承诺放弃指挥,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带着二十名紫剑宫筑基期修士,率先化为一道红色长虹,冲入蓝雾中之中。

叶秦淡淡一笑,施法给自己加持了一个水系护身罩之后,催动法器追了上去。

天道盟的四十位金丹期和四百位筑基期修士,杀入了这片蓝雾海域。

这片海域的蓝雾极浓,就算是金丹修士,双目灌注法力看过去,视野也不过只能看清楚二三百十丈范围的事物。而筑基修士所能看清楚的视野就更小了,不到数十丈。

这蓝雾有些古怪,神识探查的范围稍微远一些,也只能达到数里之内,受到了很大的限制。况且,神识也无法分辨出土族力士和土族普通人。

小片刻工夫,紫剑宫修士已经冲入蓝雾数十里。

他们发现了第一座数里大小的小岛。

在这座小岛屿上,看到土族人修筑的一些低矮的石屋,船舶渡口,还有少量破损遗弃的船只,以及各种鱼叉、渔网、肉干之类的遗弃物。散落在船只附近。

这小岛上有土族的普通人居住过,但是显然已经撤走了,走的很匆忙。

这座岛太小,没有坚守的价值。

叶秦看到空无一人的小岛,微微皱起眉头。看来土族人已经发现他们这些修士将这里进行征讨,并且已经做出了应对之策,否则不会撤的这么干净。

周瑶在岛上没见到土族,柳眉微蹙,来到岛上一间普通的石屋民居,推门进去,意外发现锅灶内的柴火还是热的,看样子应该是撤离不太久。

“走!”

她随即抛出飞剑,领着众紫剑宫修士继续快速朝前飞行。

叶秦尾随众修士后面,神识朝远方扫去,露出担忧之色。周瑶似乎有心想要建功,带着紫剑宫的修士飞的极快,把左右两侧的聚宝宫和广语宫的修士,都抛在了后面。

左侧廖晓梓那边的广语宫修士,似乎担忧中埋伏,推进的有些缓慢。而右侧金大胖子带队的聚宝宫修士,虽然也飞的很快,但是却没有周瑶这般急冲冲。

看来现在天道盟这边,推进的最快的,恐怕就属紫剑宫的队伍了。

叶秦甚至有些后悔让周瑶来指挥了,却不好开口说什么。之前已经说了让周瑶来安排一切行动,他不便冒然反对。

......

紫剑宫修士飞了小片刻工夫,只见三四艘近五六十丈长的大船,出现在视野范围内的蓝雾海面上。

这几艘船上载满了数千计的土族人,船甲上都站着大量的土族,这些土族看见天空出现一群仙人,顿时惊慌乱蹿,用土言大声叫喊起来,船上的水手拼命的划船,破浪前行。

“哗啦——!”

船只周围的海底,冲出数十余名的京氏部落的海骑力士,乘骑着各种三四阶海妖兽,在船只周围快速滑行,手持乌铁长枪,怒视着天空的仙人。

看样子,是想阻止仙人靠近船只。

不过,他们只能在海上游动,虽然神力惊人,但是长枪的投射范围有限,顶多能数十丈的近距离对仙人造成威胁。无法攻击到天空高处的仙人。

“动手,把力士全杀了!”

周瑶露出惊喜,总算逮到一小群掠海族的土族海骑力士。

随着她的一声令下,二十余名紫剑宫筑基修士们纷纷抛出飞剑法器,朝那几艘大船周围的海骑力士冲了过去。筑基修士的法器的操纵范围也是有限的数十丈而已,太远了神识无法有效操控,必须冲近去厮杀。

飕、飕......!

海骑力士们一看仙人们冲了下来,立刻全力投出手中的长枪,数十道乌色光芒组成散乱的枪林,冲天而起,和众紫剑修士的法器接战,惊起一片密集的法器和乌铁长枪的交鸣声。

周瑶并未出手。

叶秦也只是在半空中冷眼看着。

身为领队的金丹修士,他还犯不着跟这些中阶力士较量。

他才看了一小会儿,便暗暗摇头。

这数十名土族中阶海骑力士的实力太糟糕了,投射了一轮乌铁长枪之后,刚刚抽出腰间第二柄长枪,却已经来不及投出,挡不住众紫剑宫筑基修士的猛攻,全面崩溃,转眼间被斩杀了数名力士,海面染成了一片红色,惨不忍睹。

一名似乎是首领的土族力士,大声呼喊了一句土言之后,剩下众海骑力士纷纷惊慌驾驭海兽沉入海底深处,放弃了他们守护的船只,拼命四散狂逃。

潜入海底的海骑力士很难追逐。

紫剑宫修士直接收队。

清点战果,斩杀了七名中阶海骑力士。而紫剑宫的队伍中,只有一名筑基中阶修士,护身罩被长枪刺破,腹部受了挂伤,没有大碍。

“掠海部族的力士据说很厉害,我看名过其实啊!看来此次出征,应该一切顺利。”

周瑶看到紫剑宫修士轻松大胜一场,有些得意,朝一旁的叶秦满面春风含笑说道,难得的没有再对叶秦露出冰冷的脸色。

“周姑娘指挥有方。”

叶秦随口说道,心中却是苦笑。

修士对战土族,获胜本是应该的事情。况且都是些中阶土族,这京氏部落的主力,还没有出现呢。要是遇到高阶力士,恐怕没这么容易。

“周师叔,这几条船上的普通土族怎么处理?”

一男一女两名年青修士御剑飞了过来,那女子向周瑶禀报战况之后,询问船只怎么处理。

“不用管这几条破船,钱志天、褚婷,你们去将众弟子召集起来,继续往前推进!”

周瑶对那几艘破船没半点兴趣。

“可是,瑶师叔,这京氏部落既然派出数十名力士守着这几条船,只怕船内并非只有一些普通土族,很可能载了一些值钱的财货。要不要派人上船搜查一下,免得遗漏?”

那男子一副温文尔雅,瞧向周瑶的神色,夹杂着说不出的倾慕,又显得极为恭敬。周瑶在紫剑宫一向是众年青弟子倾慕的对象。不过金丹和筑基期地位的巨大差距,让他不敢有丝毫的逾越。

“哦,这几艘船上能有什么值钱的财货吗?每艘船派一名修士上去检查一下。”

周瑶奇怪,想了一下,下令上船搜查。

“周姑娘,这几艘船上的土族人太多了。万一里面混杂了土族力士,在极近的距离内,筑基修士可未必是土族中阶力士的对手。”

叶秦听到周瑶这番命令,眉头一扬,不由出口劝道。他不想见到紫剑宫修士因为小意外而白白阵亡。

“叶师叔多虑了,众弟子中间有不少带了防御法器,只要多加小心一些,没什么问题。”那男子对叶秦的说法不以为然,马上说道。

“去吧,小心戒备。”

周瑶想了一下,还是决定让他们上船去搜查。

他们这些修士来征讨这蓝雾群岛的京氏部落,能得到额外好处的话,自然不会放过。大的好处肯定都会被金丹修士给抢占去。筑基修士只能把目光放在一些小财上,好歹可以分到一份辛苦钱,不至于白跑一趟。

周瑶虽然是紫剑宫的周家大小姐,但也知道这些规矩,不会让手下这些筑基修士们吃亏。

叶秦见周瑶坚持,也不再多说什么。

“是,师叔!”

钱志天和褚婷欣喜的领命而去。

那几条船已经停下,飘在海面上。

船上的众多普通土族,亲眼目睹刚才的一番激战,此刻都吓得脸色发白,几乎都软趴在船上,不敢乱动,生怕惹怒了这些突然杀来的仙人。

从二十名紫剑宫的筑基修士中间,飞出了数名筑基修士,加持了护身罩,释放出金钢环、绮绿伞之类的护身法器,然后分别落向这些大船,进入船舱内进行检查。

而其他筑基修士,则飞在外面,各持法器,警惕的注视着船只上众普通土族的动静。

过了小片刻。

“啊~!”

突然,一艘船只的舱内,传来一声沉重的闷击,接着是惨叫。另外的几条船上,马上也响起了剧烈的轰击,厉喝声。进入船内搜查的几名筑基修士,几乎是同时遭到了袭击。

然后顷刻间,这些声音消失。

众紫剑宫修士的脸色,顿时骤然大变。

不等他们有所反应,众船舱轰的被撞开,每艘船上都有数十名土族中阶力士冲上甲板。

这几条船内,居然藏了一百多名中阶力士,足足是他们这些紫剑宫修士的数倍。如此众多的中阶力士,就算是硬打硬,也绝不落在下风。

可是,叶秦并未朝船上看去,心头猛然一跳,神识飞快的朝四周海域扫视。

只见周围数里的海域,四面八方,近百道波纹,正迅速的朝船只所在的方向围拢而来。“哗啦”,近百条海兽,驮着京氏部落的海力士们一跃冲了出海面。

当中,赫然是一头数十丈长的巨大海兽。

一名魁梧的土族高阶力士巍然站在巨兽的头顶,单手握一柄硕大的青色古戟,目中闪烁着骇人的神光。

(在0点之前,离6000字还差了300字没来得及码出来,唉~...世界杯上,摆满了杯具,我的钱啊,飞了。)

------------------------------------------------------------------------

看完一章,麻烦顺手点击一下的“推荐票”哦,^_^,谢谢,百里敬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