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巷两旁的青石屋内冲出一群手持灵刀灵剑的土族力士。那两名修士就算再迟钝,也知道是上当中了陷阱,被土族少女诱到这小巷中伏击。

那粗汉原本兴奋贪阴的神色已经消失不见,转而惊怒。堂堂筑基修士,竟然被一群穷土族给伏击,这还了得。他一拍腰间的储物袋,飞出一柄青色飞剑法器。

可是,如此近距离,又怎么来得及施展法器。

粗汉足下一点,抽身急退,争取时间。

可是土族少女猛然一跃,便蹿到了粗汉的跟前,乌铁灵叉凶狠一挥,划了一个半弧,“砰”的击在粗汉的胸口。

粗汉顿时感觉胸口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低头,惊然发现自己护身罩被灵叉刺穿,尖利的灵叉扎在了他的胸口,接着听到身躯里面骨头和肉搅动的声音。

“该死!”

粗汉胸口被扎了一个窟窿,鲜血爆射,遭到重创。却反而凶悍。手中一指,那柄刚刚释放完成的低阶飞剑,朝土族少女迎面激射了过去。

土族少女毫无惧色,朝后一个倒仰,闪避飞剑,紧接着双掌撑在地上,柔腰一扭,一双雪白的玉腿化为两道白色风刀,向前横扫了过去。

粗汉哪里想到土族少女居然有如此古怪的攻击术,腹部未能避开土族少女腿击,啪!啪!他整个人顿时如触雷一般,弯曲变形,倒飞了出数丈之外,摔在地上,腰部骨肉已经完全被踢断,鲜血趟了一地,再也起不来。

土族少女没有罢手,修士没有了肉躯,一样还有其它的手段可以施展,她不留后患,飞身一个飞踢过去,啪的踩碎了粗汉的脑瓜,化为一摊鲜红的脑浆。

“中阶力士!”

跟在后面的矮个黑脸修士,倒吸了一口冷气,露出惧色。如此恐怖神力的一腿,土族中阶力士才能打出来。纵然是筑基修士,在没有保护之下。单靠肉躯也无法承受住中阶力士的全力重击。他一个筑基期一层的修士,哪里是中阶力士的对手。尤其是被堵在狭小的巷道内。

他的脸色异常的难看,这土族女子敢在这里伏击他们两名筑基修士,显然不是一般的好惹,摆明了是要一口将他们吞下,置于死地。

他惊骇之下转身便想要逃,可是周围一大群土族已经朝他攻了过来。

矮个修士惊惧之下,操控着法器疯狂朝这些土族力士砍杀过去,想要杀出一条血路,冲出小巷。

可是,这里的土族力士太多了,数十名穿的破破烂烂粗布衫的土族力士一拥而上,把四周给团团封死,不要命往扑了上来,劈砍他的护身罩。甚至还有几名悍不畏死的土族力士,干脆丢了手中的灵刀,扑上来大力抱住他的双腿双脚,阻止他操控飞剑,那股蛮力之大,令他几乎挣扎不开。

白秀儿收拾完那粗汉,转头见正在和众土族力士厮杀的矮个修士。她目中闪过凌厉之色,猛的一甩手中乌铁灵叉,一道乌色光芒闪过。

扑哧!

被众土族围困在中间的矮个修士,被扎了一个透心凉,溅射出大团的雪花。矮个修士护身罩被破,顿时一滞。众土族力士大喜,乱刀乱剑,眨眼工夫将矮个修士砍成了血浆肉泥。

可怜那两名筑基修士,还没逃出小巷,便稀里糊涂就被一群土族给乱刀乱枪给干掉。

一场血战之后,低阶土族力士死了两个,重伤的也有好几名。在这乱巷,土族的性命根本不值钱,也没人为死去的土族伤感什么。

而那两名修士身上有不少储物袋和值钱的东西,众土族力士眼巴巴的望着那些财货,但是没去动。

白秀儿走上前去,将两名筑基修士身上的值钱的财货和储物袋都翻了出来。撕开了储物袋撕裂,倒出里面的灵石、几件低阶法器和材料等物品,颇为满意。

“喏,你们分了吧,受伤的兄弟多分一些。”

她将储物袋内一半的灵石归自己,剩下的财货散给一群土族力士。

“多谢秀姐!”

这一群低阶土族力士大喜,将那些财货哄抢一空,瓜分的一干二净。

叶秦隐匿了身形,站在远处,看着这一幕。

原本他还有些担心白秀儿在仙阙城能不能待的住,可是看到这些,他却只剩下苦笑。白秀儿似乎成了这乱巷内一小群低阶土族力士的头了,干起了杀人越货的买卖。

他发现自己好像太多虑了。

就算他不来。白秀儿也能在仙阙城内活的好好的。

而且,看白秀儿转瞬间击杀这两名筑基初阶修士的手段,她的神力似乎增长的极快,连筑基期三层的修士,都无法承受她的双腿重击。虽然这里面有突袭的成分,但是足以见得其神力的恐怖。

看来这短短的两年间,秀儿的实力上升了不少。

就让她在这仙阙城生活吧,也没必要去打搅她。

叶秦想到这里,摇了摇头,打算离开。

这时,却见白秀儿拿着那一袋子的灵石,非常得意,哼着无名的小曲儿离开了乱巷,似乎要去什么地方。

叶秦有些好奇,白秀儿抢了这些灵石,去干什么。

他远远的跟在后面。

白秀儿在乱巷钻来钻去,好一会儿工夫,来到了仙阙城的另外一片繁华的城区。这里非常热闹,修士和土族人众多,偶尔还可以见到修士巡逻队经过,这里自然不是乱巷那样乱糟糟的地方。

白秀儿来到一间大型售卖灵丹的楼阁店铺。

“十粒低阶血灵丹!”

白秀儿掏出装着灵石的布袋,拍在柜台上,清脆的声音喊道。

“姑娘。又来买血灵丹啊?前些天才刚买了好几粒,这次又买十粒?你家主子可真舍得在你身上花钱。”那店铺的一名售卖灵丹的侍从,扫了一眼白秀儿娇美的身材,嘿嘿笑道。

“怎么,我买灵丹,你有意见?需要我告诉我家主子么?”

白秀儿朝那侍者一瞪眼。

“没,没意见!秀姑娘,您就当小的啥都没说。”

那侍者慌忙摆手,从柜台内取了十枚低阶的血灵丹给白秀儿。像白秀儿这样漂亮的土族少女,钱多,肯定是城内某个仙宫某位背景深厚修士的女侍。他一个店铺小侍者。那敢得罪。

土族力士服用的血灵丹,在仙阙城其实并不多见。

很少有炼丹修士会去炼制这种血灵丹。

不过,作为东海第一巨城,城内许多大修仙家族的修士都有土族侍女,舍得花钱在这些侍女身上。所以也有炼丹修士看准了有利可图,便专门种了血灵果,炼丹来卖。

血灵果成长极为缓慢,所以大部分都是低阶血灵丹。

当然了,这个市场较小。只有一些大型灵丹店铺,才有血灵丹出售。

“哼,量你也没这胆子!”

白秀儿拿了血灵丹,小心收好。她出了灵丹店铺,走在热闹的街道上。隐约发现什么,突然回头一看,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她心中疑惑,怀疑有人在跟踪自己,在数条街道上快速穿梭,可是始终没有发现有人跟踪。

白秀儿疑惑不解,一溜烟进了一条小巷内,消失不见。

小半个时辰之后,她来到乱巷内,进入一座小院内。

这附近巷子内住的都是穿着破烂土族人,小院内还有不少的低阶土族力士。最小的土族人不过十多岁的小孩,老的有五六十岁。众人见到白秀儿,纷纷让路,显然对白秀儿十分尊敬。

白秀儿来到小院的内宅,欣喜的吞下一枚血灵丹,然后像模像样的开始盘膝打坐。

“秀姐,你可真厉害。两个筑基仙人都被你收拾,咱们这一片,就属秀姐你的神力最强了。”

“咱们干掉那两个筑基修士的消息传了出去,七街那边的几个小团伙的土族力士,都准备来投靠咱们了。要是他们也加入,咱们白族会,便有近一百多名的低阶力士了。”

几名十多岁的小土族男孩涌入内宅,七嘴八舌,满脸的崇拜。

“那是当然。我可是白氏部族的少族长。”白秀儿保持着打坐的姿势,脸上露出骄傲,朝几名小土族说道,“山瓜,你们几个别整天偷懒睡觉,都跟着我修炼!”

“咱们土族力士又不能像仙人一样修炼仙术,睡觉不也一样增长神力吗!何必这么辛苦的打坐。”

山瓜的小土族,顿时愁眉苦脸。

“咱们土族力士之所以这么弱,就是因为不修炼。要是都像仙人一样修炼,又岂会比不过仙人?”白秀儿粉嫩的脸上露出异样的神采,然而说到此处,她却凝滞了一下,心中突然浮现出一个白衣男子的身影。

她一直以为自己天赋神力极佳,在白氏部落中无人可及,迟早有一天能成为部落最强的力士。

可是遇到了那白衣男子,才知道她的实力是多么的弱小。

当年驾驭乌云障在大海上飞了足足近一年,她几乎要闷死了,可是他却无动于衷,日复一日的打坐修炼。

以他的实力,就算被一群翼妖鱼围困,也能冲出来,远远超过了她这样的土族力士。可是他却没有丝毫停止修炼的念头。

正是那一年的渡海,看着他枯坐着日复一日的修炼,她才突然明白了过来。

她的天赋,什么都不是。

他是不会停下来的。若是她不能靠血灵丹迅速增强自己的实力,恐怕永远追不上他的步伐。跟他比起来,只会越差越远,远到无法望其项背。

白秀儿一想到这里,心中便有一股莫名的慌意。

......

叶秦隐匿了身形,在小院外面静立了许久。

看到白秀儿在服丹打坐修炼,有一种说不出的惊讶,和震动。

白秀儿冒着巨大的风险去抢劫筑基修士,然后用抢劫来的灵石,全部用来购买血灵丹,就是为了修炼神力?

他陷入了凝思。

当初白大长老试图将白秀儿托付给他,当他的侍女。他是很不愿意的,不想身边多一个累赘,浪费他的时间和精力。所以,他只承诺把白秀儿带到东海诸岛。

现在看来,白秀儿并不愚钝,知道修炼的重要性。虽然采用打劫这种有些“匪夷所思”的手段来抢灵石,但是至少也说明了她是真的想修炼提升神力,只是没有找到正确的方式而已。

......

“啊!”

“不好,有仙人偷袭!快,快逃。”

突然,小巷远处响起剧烈的嘈杂声,还夹杂着铿锵交鸣,杀戮声,小巷内众土族大乱了起来。

外面守在小院外面的一名年轻的土族,冲开院门,跌跌撞撞冲进内宅来,神色惊慌大喊,“秀姐,不好了,是仙人杀过来了!”

“都是什么人?”

白秀儿脸色一寒,霍然站起来。

“是鬼头会的仙人,足足有数十个!里面还有五六个筑基仙人,还有一群练气仙人。咱们半个月前在北街抢了他们的一批财货,被他们给发现了,来报复。咱们斗不过他们,快走!”

那年轻的土族焦急大喊。

白秀儿露出惊色,她的实力可挡不住五六名筑基修士。

她连忙带着,从宅中冲出来。

小院外面,已经传来一片哄闹声,“快,围起来,这里的土族力士一个也别放走!”,五名穿着鬼头会黑色劲服的筑基修士领头,带着数十多名练气期修士,已经冲入小巷,砍翻了众多的低阶土族,杀来到小院外,将小院给团团围住。

“砰!”

领头的一名黑衣人,筑基高阶修士,一脚踹门,率众冲入院内。

“你应该就是白族会的秀姐了!终于堵住你了!”

那首领修士扫视了一眼,看到白秀儿,面露狞笑,他朝身后几名筑基期修士和数十名练气期修士冷冷的一挥手,“除了这小妞之外,杀光——!”

“秀姐快走!”

小院内的二三十名土族力士惊怒,挡在白秀儿的前面,奋不顾身的手持刀枪攻了过去,和那些练气期修士混战厮杀在一起。数柄飞剑法器冲入战场,只是一个交锋,土族力士便死伤惨重,一面倒的溃败。

白秀儿娇容骤变,抽出腰间两柄乌铁灵叉,疾速后退。她无法和五六名早有准备的筑基修士对抗,只能逃走。她心中大痛,费了近一年才辛苦拉起来的白族会,这下遭到覆灭性的打击。

这时,却听传来一声冷哼。

一股庞大的灵压压了下来,这小院内的几名筑基修士和数十多练气修士,突然之间如坠冰窟,神色骤变,恐怖的灵压将众练气期修士瞬间给压趴下。

“金丹老祖!”

那几名筑基修士惊骇欲绝,还来不及升起反抗之意,便看见一道耀眼的金色光芒,在小院内升起,接着响起噼里啪啦的爆炸声音。

一道白影,从小院中一闪而过。

等那团金色耀眼的光芒散去。

白秀儿消失不见。

鬼头会的那名傲气十足的黑衣首领,筑基高阶修士,已经爆成了一团血雾。

那几名筑基修士和众练气期修士才清醒过来,面面相觑,脸上全是恐惧和惊慌。他们不傻,白痴也能明白过来,这个白族会有金丹老祖罩着,根本不是他们所能招惹的。也不知道谁叫了一声“妈呀!”,然后一群修士疯狂的冲出了小院,顷刻间跑的不见了踪影。

只剩下一群呆滞的土族力士,提着灵刀灵剑不知所措。

......

片刻之后。

从仙阙城的传送阵出来,直接出现在北方诸岛的白浮城。

叶秦脸上阴晴莫测,负手走在前面。

白秀儿娇容充满了委屈,跟在后面,低头不敢啃声。她偷偷瞧了一下叶秦的背影,二年之后又见到他,心中说不出的喜悦。不过,她刚刚惹了一堆麻烦,可不敢表露出来。

“坑蒙拐骗,这两年倒是学会不少东西啊。你这几年究竟杀了多少修士,惹的这么多修士想要杀你?”

叶秦冷笑。

“也没多少......隔三差五的找点灵石。”

白秀儿扳起嫩葱般的手指头,认真的数了数,但是没数清楚。她心中却暗暗道,这也不能怨我,你走了后,我身上又没灵石,只好找别人‘借’了。

叶秦看她一副委屈的模样,倒也不好责备。

“到处惹事生非,迟早有一天会被杀。你现在就在白浮城住吧,到白浮城里找一家‘青丹坊’的炼丹作坊,找一位姓沈的修士,让他安排你在炼丹坊里干些粗活,挣的灵石虽然少些,但是也够你用了。我偶尔有空会来白浮城,你在这里干活挣到的灵石直接给我,我帮你炼制血灵丹,可以省下很多钱,不会比你去打劫更差。”

“好。”

白秀儿露出喜色。

叶秦将白秀儿安排到青丹坊去,省的再惹出麻烦。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对了,你是土族人,对土族的掠海部族,了解多少?”

“掠海部族?知道一些。”

白秀儿说起这个部族,露出厌恶的神色,“以前白大长老经常跟我说起土族各大部族的事情!这掠海部落是土族十大部族之一,实力极强。不过,他们经常会袭击其它的部族,所以很多土族部族,都非常厌恶掠海部族。”

“哦,掠海部族经常打劫,还有这样的事情?”

叶秦奇道。

“当然了。在修士来东海之前,土族各大部落之间也经常发生大战,死伤无数。这掠海部族跟我白氏部族也有很深的仇怨。不过,这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白秀儿说道。

叶秦倒是有些明白过来。正如中土修仙界之间经常发生大血战,土族部落之间也存在许多的冲突恩怨。争斗,这对于修士和土族,都一样。

“这掠海部族,有什么奇特之处?”

“掠海部族,最善海战。我们土族中有经验,跟掠海部族作战,尽量避免在海上。”

......

叶秦回到白浮城,之后去了一趟白浮城的紫剑宫。

修理好了银甲卫之后,他对于出征土族部落之事,已经有些把握。在这之前,必须加入紫剑宫才行。否则的话,他这样的散修士,根本无法参加征讨土族部落之战。

跟紫剑宫的少主周逸商谈了一番,正式加入了紫剑宫,成为紫剑宫的修士。

周逸对于叶秦的加入,大感欣喜。

随后,叶秦返回火氤岛。

离出征,还有近十个月的时间。

在火氤岛,叶秦和皇甫冰儿平静的修炼,做着准备。

虽然九阶银甲卫已经修好,但是这杀手锏,叶秦不想随便拿出来使用,以免被其他修士给盯上。除非是生死存亡的最关键时候,才会拿出来使用。

所以,多准备一些其它的攻击手段,是非常必要的。

原本在土府内堆积成一座小土丘的黄尘砂,此时已经大幅度的凝缩,成了一小捧黄尘砂泥。这一小捧黄尘砂泥,足足有上万年,坚固到了的惊人的程度。

每日出海三个时辰,猎杀海兽,获得所需要的土系妖丹的元精。这些妖丹还不够,他直接来到白浮城,在这里委托一些筑基修士去猎杀低阶土系海兽,获得土系妖丹。

准备齐全之后,叶秦在岛屿内,开始以三昧真火,将黄尘砂泥熔化成黄色液体。将土系妖丹的元精提炼出来,融入黄尘砂泥之中,炼制他的第四柄土系元神法器。

而皇甫冰儿,则在修炼之余,帮他准备全套的冰火丝甲护身法器,偶尔前往白浮城内采购一些高阶符箓。虽然她有些担忧,但是叶秦既然坚持前去,她只能全力协助。

两人都在忙碌着,为这次征讨土族部落做尽可能多的准备。

岁月匆匆。

一晃,便是十个月过去。

花了数个月的时间炼制,终于赶在天道盟大部队出征土族部落之前,叶秦炼制成了第四柄元神法器——黄天厚尘剑。

------------------------------------------------------------------------

看完一章,麻烦顺手点击一下的“推荐票”哦,^_^,谢谢,百里敬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