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秦手中操控着一枚乌色小球。握着爆裂符纸,挡住赵大岛主,一脸自信的淡笑。他,还有赵大岛主、王小岛主,他们三名修士在芭扇礁的附近,短暂的僵持住了。而金丹骷髅妖,还趴在芭扇礁岩上,昂头狂吸黑气。

但是三人中间,叶秦无疑最为紧张。

他的实力不足,冒险冲出来阻挡赵岛主,完全是想拖延时间,等待这具金丹骷髅妖吸收完周围海域残余的黑气。这些黑气对骷髅妖来说是极为宝贵的死气。

叶秦警惕的注视着两位金丹岛主,在飞快的盘算着自己下一步行动。

一旦金丹骷髅妖吸收完了这些黑气,恢复了元气。到时候,他是留在这里跟赵大岛主斗法,或者还是直接离开琉璃岛,都握有主动。

......

赵岛主脸色彻底阴沉下来,目光中充满了怒气。眼前的情况变得有些复杂,王岛主和叶秦二人,居然联起手来对付他。在今日之前,他根本就没有当叶秦是一回事。可是叶秦一旦拥有这头金丹骷髅妖。却变得举足轻重起来。若是被他们二人得逞,那他这琉璃岛大岛主之位岂能坐的安稳?

他的目光飞快的扫过王岛主和叶秦二人。

想要在短时间内击杀王岛主,极难。他跟王岛主在这琉璃岛斗了近百年之久,也没能奈何的了王岛主。但是杀叶秦这个筑基期修士,却容易多了。

赵岛主心中一狠,看来必须杀了叶秦才行。他原先还想着,叶秦高明无比的炼丹术,可以为他炼制高阶灵丹,不想对其下杀手。可是现在,此人的存在,已经要动摇他大岛主之位,不得不出手杀之。

“叶师侄,老夫给你最后一个机会。马上离开,老夫便当做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否则.......”赵岛主徐徐的说道。

话到此处,他蓦然手一扬,一道金芒从袖中飞出。铺天盖地的金芒,刹那间从他的衣袖中狂涌而出,以惊人的气势朝叶秦席卷而来。

叶秦立刻察觉赵岛主狂涌而出的杀机,心中一凛,想也不想立刻捏碎了手中的爆裂符。

“轰!”

顿时,那枚飘浮在半空中的天火乌雷,猛的爆炸,一道乌色闪雷,朝最近的赵岛主轰了过去。

“还真舍得用这等宝物!”

赵岛主气的暗骂,急忙让金芒掉转方向,去抵挡那道乌色狂雷。此乌雷猛烈无比,威力不下于一道小天劫。躲避不了,只有用法器硬挡。

以赵岛主金丹修士的实力,顶阶金系法器抵挡,也被狂雷给震的倒退了数十余丈。乌雷轰在金芒上,金芒显出原形,赫然是一柄金剑法器,剑身上被炸的坑坑洼洼,已经被彻底毁坏。

这乌雷对筑基修士相当的要命,但是对金丹修士来说就不算什么了。

赵岛主毫不犹豫的丢弃了这柄废掉的顶阶金剑法器。这只是他试探性的攻击而已,既然废掉了叶秦所依仗的乌雷宝物,这柄法器已经完成使命。

他袖中再度射出三道蓝濛濛的光华,赫然是三柄顶阶水系飞剑,化为三柄十余丈长巨剑,爆发出骇人的蓝光,惊雷怒电般气势汹汹的攻向叶秦,“小子,拿命来!”

三柄顶阶法器攻来,让叶秦心中一紧。

“赵岛主,这样盛气凌人的欺凌一位晚辈,可让人看不下去啊!叶师侄,你立刻去操控你的金丹骷髅妖。和我一同收拾这位赵岛主。”

就在刚才乌雷爆炸这一拖延的工夫,王小岛主嘎嘎冷笑一声,已经扑了上来,同样是抛出三柄顶阶法器,纠缠住赵岛主。他是存了心要捣乱,不让赵岛主有机会攻击叶秦。

赵岛主气恼羞怒,却不得不回剑抵挡王岛主的攻击。

可是他也清楚,现在必须不顾一切的杀掉叶秦,然后回头再对付王岛主才行。否则被叶秦逃脱,操控金丹骷髅妖来对付他,那更加的麻烦。

半空中响起一阵急促的交鸣声。

赵岛主操控法器挡住王岛主,却仍然没有忘记收拾叶秦,口一张,一道黄色弯刃射出,化为一道无匹的惊虹,朝叶秦打去。这道黄色惊虹所蕴含的法力,比先前的几柄顶阶法器,何止强了十倍。

“黄月玄刃!”

王岛主吓了一跳,失声惊呼。为了杀那小子,赵岛主居然连看家的元神法器都试出来了。赵岛主就连和他斗法的时候,也很少动用这件元神法器。

叶秦更是大骇。他急忙祭出三柄元神法器,火焰、金芒、绿湟,三道绚丽无比的元神飞剑护在身前,同时抽身飞退,落到了芭扇礁岩上。

金丹骷髅妖已经吸收完芭扇礁周围十余里内绝大部分的黑气,只剩下少量黑气还没有吸收干净。此时的金丹骷髅妖,已经恢复了相当一部分的实力。

叶秦也顾不得这些了,神识操控金丹骷髅妖,催促它阻挡赵岛主的法器攻击。

黄月玄刃朝叶秦斩了过来。

叶秦暗呼一声不妙。全力灌输法力,三柄元神法器光芒大放,迎战那柄黄月玄刃。金乌破罡剑首当其冲,南明离火剑紧随其后,天籁丝音剑殿后。

“铛!”。金乌破罡剑被打飞。“铛!”南明离火剑被嗑飞。“铛!”天籁丝音剑被打飞。黄月玄刃的攻势,随之慢了下来。三柄元神法器先后被击飞,它们的光芒迅速暗淡。不过它们成功的挡了黄月玄刃三击,并未有任何损毁。打飞一件,叶秦马上又将它们招了回来,继续抵挡。

黄月玄刃硬虽然在不断的逼近叶秦,却也被叶秦的元神法器给拖延住了。

叶秦苦不堪言,为了挡黄月玄刃,他体内的法力几乎耗去了近一半。

正在半空中斗法的赵大岛主,还有王小岛主,他们心中的震惊,丝毫不亚于叶秦。

他们讶然发现,以前太过于低估叶秦的实力。对于金丹修士来说,得到炼制元神法器的原材料,炼制出元神法器来,也非易事,更何况是区区一名筑基期的修士。这样的元神法器,叶秦拥有三件之多,而且还分别属于金、火、木三系。他们甚至暗暗庆幸。叶秦并非金丹修士,否则绝对是难缠的角色。

叶秦咬着牙,以法力苦苦支撑住三柄元神法器抵挡黄月玄刃,而他的神识在全力操控骷髅妖。

金丹骷髅妖并没有立刻听从他的命令,而是在继续吸收黑气。

叶秦吃惊的发现,这具骷髅妖成为金丹之后,它的神识大幅度的增强,冒出了一股自主的狂躁神念,暴躁的拒绝服从他的命令。

不过,这具金丹骷髅妖脑海中还残存着另外一股顺从的神念,长达十余年认他为主。这股神念依旧存在。

这两股残余的神念,在它的脑海中冲起。

叶秦发现之后,他的神识立刻全力涌了进去,打压那股暴躁的神念。在他的压制之下,它另外那股顺从的神念迅速占据了主导,骷髅妖那股狂暴的神念终于被驯服。

叶秦略松一口气。

还好,他以前操控这头骷髅妖十余年,否则以这具金丹骷髅妖的实力,他根本无法控制住。

金丹骷髅妖目光盯向赵岛主露出凶光,张口喷出一道浓墨般的腥臭黑液,朝半空中百丈外的黄月玄刃激射而去。“啪”,黑液打在黄月玄刃外围的一层光芒上。“嘶嘶”响,黄月玄刃的光芒立刻迅速暗淡下去,法力快速消失,只要小片刻,黑液便会突破光芒,沾染到这柄元神法器上。

“尸液!”

赵岛主大吃了一惊,口念法决,急忙招回黄月玄刃。

这金丹骷髅妖的污秽尸液,居然连他的元神法器也能腐蚀。元神法器的培养绝非易事,长达上百年之久。一旦法器受损,他的战力可就要立刻下降一截。

王岛主同样惊诧,他没想到叶秦和金丹骷髅妖,居然挡住了赵岛主刚才那一击。虽然他纠缠住了赵岛主,让赵岛主无法全力施法对付叶秦,但是叶秦能做到这种地步,这也绝非易事了。

或许,他和叶秦联手,还真有机会击败赵岛主。

这个机会不能错过。想到此处,王岛主也不再保留,“青濛枪!”,口一张,飞出一件青色枪形元神法器,一片青绿数十丈光芒,朝赵岛主的背后狂打了过去。

金丹骷髅妖再次喷出数道浓稠的黑液,朝赵岛主攻去。这尸液是由尸气毒雾浓缩而成,并非妖丹之液。就算喷的多了,对它并无什么大的影响。这些尸液打在赵岛主的护身罩上,飞快的消耗着赵岛主的法力。

而叶秦也顾不得法力消耗严重,操纵三柄元神法器,全力压上,专门找赵岛主的薄弱之处攻击。他打出的攻击虽然微弱,但是也消耗着赵岛主的法力。

两人一骷髅妖,围着赵岛主狂攻不止,各色法器光芒耀眼。

赵岛主又惊又怒,心中发凉,大感吃不消。尤其是金丹骷髅妖的尸液,更是让他头痛不已,不敢轻碰。这样下去,只怕他迟早要被耗空法力。居然栽在王小岛主和一个筑基晚辈的手中,这个玩笑可就大了。

赵岛主心神不宁,想着是否先逃回大琉璃岛,召集手下一群筑基修士,回来再战。

突然叶秦的天籁丝音剑,激荡起一阵犹如天外传来的仙鸣,赵岛主的心神中陷入刹那的迷茫。王岛主的青濛枪如惊电雷虹般,一枪刺破了他的护身罩,扎在他的肩头,带去一片血肉。

“啊!”

赵岛主痛呼一声,惊醒过来,猛的转身,化为一道流光,朝大琉璃岛急逃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