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叶兄弟,你怎么也到这里了!”一个有些熟悉的低微的男修士的声音在木宫大厅角落上,惊讶的响了起来。

叶秦突然听到有人叫他,不由朝那声音传来的角落看了过去。原来在木宫大厅一角落里,居然还蹲着一名筑基修士,是筑基三层,比叶秦的实力高了一些。

放眼整个大厅内,也就叶秦和此人是属于筑基低阶修为,其他的十多名男女筑基修士都是中阶和高阶的实力,这些修士大多占据了木宫大厅的中间。

“韩兄,你也在这里?!”

叶秦看见此修士的面容,不由的怔了一下,感到诧异。原来韩旭也到了这木宫,正在角落上蹲着呢,只是位置太隐蔽,他刚才进来的时候几乎没有发觉。

韩旭笑道:“我这些年来过好几次,轻车熟路。不过,每次最多也就能到这木宫大厅而已。下一宫的土宫,却是绝对闯不过去了。咱们这样的低阶筑基修士,能到木宫尽头已经是侥幸了。就算是筑基高阶修士,也极少有人能闯到土宫的尽头去。”

说到这里,他突然眼神极其.古怪的盯着叶秦,“叶兄弟似乎是第一次来迷宫,怎么也能来到这木宫大厅?”

叶秦苦笑道:“没什么,大半靠运气。”

韩旭狐疑,但是并未说什么,他可.不信什么运气,现在能站在这大厅的,没有实力是不可能的事情。

叶秦打量了一眼大厅内的那.棵柳木精,问道:“韩兄知道那精怪身上的金色葫芦是什么?”

韩旭朝柳木精怪,羡慕道:“不太清楚,不过看上去至.少也是一件法器,说不准还是更好的东西。得到那葫芦,这趟迷宫之行的本钱就回来了。不过这东西肯定没咱们的份。凭我的经验看,这些高阶修士肯定会为了那葫芦打起来,很容易遭到波及咱们这样的低阶修士,还是小心一点为妙。”

叶秦不由暗暗点头,韩旭占的这个角落容易藏身,.不容易被那些筑基高阶修士所波及。他也不动声色的躲在角落上,摸了摸自己胸口处贴着的结界符,这结界符正发出一道淡淡的护身罩,将他整个人都包裹住,问道:“韩兄,如果结界符碎裂,人会被挪移传送到哪里去?”

韩旭失声笑道:“叶兄弟,你担心这结界符会没用?.这可是仙缘殿迷宫专用的挪移传送符,只要光圈一破,结界符碎裂,人瞬间就被传送出去,随机出现在仙缘城数百里之内,任何地方都有可能。没人知道究竟会是哪里。

有这结界符在.身上,迷宫内绝对安全。不过出了迷宫可就不好说了。我只知道,最近的这数百年间,迷宫内还没有死过修仙者。”

叶秦好奇的问道:“韩兄进过土宫几次,知道土宫内的情况吗?”

韩旭很健谈,笑道:“也就进过一次,现在正在摸情况呢。现在我的修为还是太低了,等到了筑基中阶,或许有机会闯过土宫去。”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话题。

最后的半个时辰一点一点的过去,木宫很快将会自动关闭。有实力赶来这木宫尽头的筑基修士,基本上都已经到齐,一共有十六七人。

原本都在等待别人先出手众筑基修士,渐渐坐不住了。

大厅内的那头巨型木精怪,“盘踞”在传送阵上。如果不能及时把巨柳木精干掉,或者将其引开,通过传送阵进入土宫的话,时间一到他们所有人都会被禁阵给挪移出迷宫。

叶秦缩在角落上,百无聊赖的等着,看在场的修士中间谁会先按捺不住出手。他就不信,这些修士会不出手。

就在最后的关头,那名韦姓黄袍修士神色阴霾,匆匆进入了木宫大厅。以他筑基期七层的修为,本来不该来的这样迟抵达木宫的尽头。可是正所谓忙则出错。他为了能够在木宫的尽头堵住叶秦,太心急赶到这木宫大厅,半途上反而被一群柳木精给纠缠包围住,耽搁了大量的时间,费了好大的劲才清除掉那些柳木精,在最后关头赶到木宫的尽头。

黄袍修士的神情相当的沮丧。

在他想来,那取走不熄之火的小子,要么是在木宫被柳木精给干掉,要么就是早已经抵达了木宫的尽头,进入土宫去了,他拦下的机会并不大。

黄袍修士进入木宫大厅,愕然发现这里居然有大群的修士,他不死心的朝厅内十余名修士扫了过去,看到叶秦正在一个角落上,他的目光中顿时闪过一道意外的惊喜:那小子居然在这里。不过那一闪而逝的喜色马上就消失,取而代之的波澜不惊,神色淡漠。

黄袍修士尽量不惊动在场的其他修士,朝叶秦密语传音,道:“这位小兄弟,咱们打个商量怎么样?”

叶秦早已经发现有修士进入大厅,警觉的朝那人看去,发现是黄袍修士,心中不由冷笑。如果这里不是仙缘殿迷宫,而迷宫内不是有上古禁阵和结界符的话,他说不得还真得老实的把火交出去,免得惹火上身。可是现在么......。

叶秦想了一下,不动声色的传音过去,密语道:“什么商量?”

“那团火对你这样的低阶修士没什么作用。不如将那火卖给老夫,老夫出三千下品灵石高价收购,并送你二件不错的低阶法器,怎么样?”

“不知道阁下想用这火来做什么?”

黄袍修士听叶秦的语气似乎有商量的余地,干瘪的嘴角上挂起一抹亲和笑容,尽量诚恳语气的密语道:“这火其实没什么作用,否则广语真人也不会随手将它丢在这迷宫内。我买这火,是想看看它究竟是如何形成的。”

叶秦心中冷笑,骗谁呢?上古修士广语真人,那可是元婴期修士,对这火都很感兴趣,这火会没什么作用?

最近这大半年来,他花了不少的时间看各类修仙者的传记。像紫剑真人(紫剑神君)、广语真人等等,都是灵雾仙缘城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八大散修真人之一,他多少也知道一些他们的事迹。

就算这几位上古修士对这不熄火看不上眼,可不代表筑基期修士也对这火看不上眼。

他瞧这火,就很感兴趣的。

叶秦眼睛都不眨一下,直接回绝道:“没诚意,不卖!”

黄袍修士闻言,额头上顿时青筋暴起,差点忍不住御剑砍了过去,将叶秦给大切八块才甘心。区区一个筑基一层的修士,居然敢这样驳他堂堂仙缘城副殿主的面子,真是忍无可忍。

可是他更明白,在这仙缘殿迷宫之内,他根本拿叶秦无可奈何,他不可能以叶秦的性命进行要挟。只要他将叶秦身上的结界符所形成的光圈击破,叶秦并不是死亡,而是瞬间被迷宫禁阵给挪移出去。

所以除了讨价还价,诱之以利,进行交易之外,他根本没有其它办法可行。相反,在和叶秦谈妥交易之前,他这位副殿主还极度不希望叶秦离开迷宫。

一旦叶秦离开,他根本不知道上哪里去寻找叶秦的下落。这仙缘城人来人往,是灵雾各大修仙门派和修仙家族往来进出之地,修仙者众多,查无可查。尤其是筑基期以上的修士,更是无法追查下落。

黄袍修士见木宫即将要关闭,众修士都蠢蠢欲动,他有些急了,再度传音,厉声道:“小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此物真的对你没什么作用,留在你身上纯粹是浪费,要不你个开价,我酌情考虑?”

大厅内,有几名筑基高阶修士,狐疑的朝黄袍修士看过去。

密语传音所引发的法力波动,很容易被一些神识较强的修士察觉。这木宫大厅也就那么一点大而已,黄袍修士和叶秦的密语传音交谈,自然能被某些筑基高阶修士察觉。

不过黄袍修士七层的修为实力同样很高,他们顶多能隐约听到其中的某一二个字词,无法清楚黄袍修士和叶秦究竟在谈论什么内容。

叶秦密语冷嘲道:“如果此物真的对我没什么作用,我或许还可以考虑出售给你。可是你不肯说出用途,那就免谈了,我回师门之后,自然会慢慢查探它的作用。”

黄袍修士迟疑了,叶秦回了师门,他有十个胆子也不敢去追查,一咬牙,密语道:“好吧......此火可聚集火灵气,形成小范围的浓密火灵地带,火灵根修士凭借此火,可以加快少许的修炼速度。此火对单系火灵根的作用最好,像你这样的杂灵根没什么作用,用了也是白用。你随便开个价,我们立刻进行交易......我身上的一件高阶法器、三件中阶法器交换给你,这样总行了吧。”

黄袍修士的话音刚落,木宫大厅内突然出现了变故。

轰轰!

木宫大厅剧烈的震动了一下,通道内的光芒渐渐暗淡。这是木宫即将关闭的前兆,一旦关闭,所有人将被自动挪移出迷宫去。

一道黑色人影按捺不住,疾速朝巨型柳木精冲了过去,要抢金色葫芦。

“杀——!”

有人抢先出手,木宫内顿时陷入一片混乱。剑、刀、杖十多件强大的法器几乎同时飞起,各种中阶法术狂砸了过去,光芒耀眼,强劲的罡风在大厅内疯狂的肆虐,冲向那名黑衣修士,要阻止他抢夺走那金色葫芦。

一名筑基八层的黑衣修士避开柳木精的攻击,一把将金色葫芦抢到手,看清楚那物品之后,不由失声惊呼。那名修士还来不及逃走,便同时被十多柄法器给击中,临“死”之前,他不甘心的悲声狂呼一声,“我的聚宝葫芦!”随后消失不见。

他当然不是真的死了,而是被迷宫内的上古禁阵,给挪移传送离开了迷宫。

最倒霉的是,那聚宝葫芦并未被他给带走,而是被一柄法器从他手中给击飞,落在了地上。

在场十多名的筑基期中阶、高阶修士,如果被一名筑基八层的修士给一下抢走了金色葫芦,那可才真是笑话,让人无地自容。

聚宝葫芦!

大厅内的十余名筑基修士,都听清楚那黑衣修士临死之前不甘心的狂呼。目光不由狂热了起来,死死的盯着地上的那个金色葫芦。

如果知道仙缘城上古八大散修的名讳的话,那么一定听过聚宝真人的大名。聚宝真人一生极爱钱财,癖好收集各种灵物,尤其喜爱灵石,是八大散修中最有钱的一位。

而这聚宝葫芦,正是聚宝真人花费了极大的工夫,亲手炼制的一件奇妙的顶阶法器。

这聚宝葫芦其实只有一个作用:将一块凡石扔入葫芦内,此葫芦会自动吸纳天地灵气,聚集于葫芦内的凡石之中,每天可诞生一块下品灵石。如果不将这块下品灵石取出来的话,百日之后它会成为一块中品灵石,万日之后甚至成为一块高品灵石。

这是顶阶法器,又确是一件很令人无语的顶阶法器,也只有聚宝真人这样对灵石癖好到了极点的人,才会制作出这样的一件专门用于聚财的顶级法器。

其实如果仔细想想,这件法器有些鸡肋。

一天一块下品灵石,一个月下来也就三十块,对于练气期修士来说或许是一笔不菲的财富。但是对于金丹期修士来说,也就是一点零花钱而已。而元婴期以上的修士,根本就看不上这一点的的钱财,所以称之为鸡肋也不为过。

聚宝真人花费了数十年的代价,甚至远赴天穹原盛产高阶葫芦的地方,采摘了一个最好的金藤葫芦,精心制作了这样一个聚宝葫芦,光是成本就耗费不知道多巨大。但是聚宝真人最后发现这聚宝葫芦并不如意,感觉不是滋味。

这聚宝葫芦,也就仅仅只是制作了这么一个,后来被聚宝真人给丢入了仙缘殿迷宫内。

当然了,这个聚宝葫芦,对于筑基期修士们来说,还是有些作用的。将它放在身边便能自动生财,这对于许多筑基期修士们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诱惑。

这木宫大厅内,无可避免的要发生一场血战。

轰轰!

木宫大厅再次震动了数下,不仅仅通道暗淡,连传送阵都已经在迅速的失去光彩。

现在已经是最后的光头,再也没有哪个修士会留手,全都在疯狂的出手抢夺那聚宝葫芦,试图在木宫关闭之前,将金色葫芦抢到手。就连一直缩在角落里的叶秦、韩旭二人,也忍不住冲了出去,想看看是否有这个狗屎运气,捡到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