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秦返回洞窟石室,谨慎的朝石室内打量了一眼,发现洞窟跟他离开的时候并没有两样,这才放下心来,步入石室内,来到蒙纱少女身旁。

蒙纱少女斜靠在洞壁上,一动不动,显然是昏迷了过去。一身蓝色的精美女弟子的衣衫,将她的娇躯紧紧的包裹,束带缩腰,更凸显出她诱人的胸部。全身只有玉颈处露出些许肌肤,晶莹似雪。可惜蒙纱遮挡着她的脸庞,无法看清楚面容。

这蒙纱少女大约有十六七岁的模样。

叶秦暗自猜测着,蹲在她的身旁,肆无忌惮的用目光打量了一番,嘴角挂起一抹淡笑。难怪那紫衣修士出动了如此多的古器门弟子,却始终也没舍得下狠手,看来也不是没有原因。那紫衣修士大概是想把她的法力彻底耗尽,生擒活捉。可惜,人还没抓到,自己先丧了命。

叶秦如今已经二十岁青年,不像在竹岐县城那样懵懂,对男女之事多少也明白一些。

不过,他这样毫无顾忌的打量,这并不意味着他很好色。换做是任何男子,此刻,都无法做到看都不看一眼。

他有些好奇,这位青丹门的.大师姐究竟是什么模样,不由想要把她的蒙纱揭开看一眼。可是刚伸出手,却顿住,脸色变幻了好一会儿,黯淡了下来。

看了又能怎样?

以这位蒙纱少女在青丹门的尊.崇身份,他是根本不可能靠近。能在在这试炼洞窟遇见,实属偶然而已。试炼结束,离开万枯岭返回青丹门之后,他依旧还是一个青丹门最底层的普通弟子。为了增长修为,为了生存而拼命,为了能筑基而出生入死。

纵然自己有幸活着离开了这.万枯岭的地下洞窟,并且筑基成功,他依旧只是青丹门二百筑基弟子之一而已,离这位青丹门大师姐还不知道有多远。而这蒙纱少女,除了本门的结丹老祖之外,谁敢给她脸色看?

不论是实力和地位,他都和这位蒙纱少女都扯不.上任何关系。

叶秦苦涩,默然了好一会儿。那一丝轻浮的心里,一.扫而空,收了心神,冷静下来。他有他的路要走。蒙纱少女相貌如何,跟他有什么关系。

他不是圣人,但是那种无聊的事情,他也没这闲.心去做。要不是看在同门的份上,他还不一定冒险出手相救。等她醒来之后,他便离开。

叶秦想到这里,.用神识检查了一下蒙纱少女的身体。

“全身法力完全枯竭,几乎一丝不剩,心神极其微弱。估计是用法器斗法太久,损伤了神识,这才昏厥过去了。身上并没有其它明显的伤痕,应该没有什么大碍。”

叶秦嘀咕自语的说了几句。这种神识损耗,他可没办法施救。只能等她自己苏醒过来,慢慢恢复受损的神识才行。他有些疑惑,这位青丹门大师姐是怎么把这数十名古器门的弟子杀死的。

一转头,他疑惑的目光,落在了她身旁的一柄寒光四射的冰剑上。

这把冰剑长约一尺,菱形,没有剑柄,晶莹透亮,绽放着寒光,很容易让人误以为是一跟长冰块。冰剑的尖端,还挂着一滴冻结的鲜艳血珠子,让人感觉到它的一丝杀气。

恐怕就是这柄冰剑,杀了古器门一二十名弟子。

叶秦好奇心大起,手一招,将这件冰系法器抓在手里,正想要仔细看一看是什么法器,顿时一股刺骨的冰寒,从掌中传来,入侵经脉,把他的手臂冻得血气几乎凝滞。

叶秦连忙用法力包裹住手掌,和冰剑隔了开来,这才减轻了冰寒之气的入侵。费了一小会儿的工夫,把寒气给排斥出体外。

叶秦这才松了一口气。刚才太大意了,原以为这件法器已经没人控制,不会有太大的威力。没想到差点被寒气给冻僵手臂。这样强烈的冰冻之气,绝不是普通低阶法器所能有的。

他小心的用法力将它包裹住,刺向地上坚硬的岩石,试一试这冰剑的威力。

可是让他大出意外的是,这柄一尺来长的冰剑,才一触到岩石,便“喀嚓”一声,整个冰剑四散崩裂了开来,断裂成一小块一小块,散落的满地都是。

叶秦顿时一呆,这冰剑怎么这么容易就碎了?

“咦,不对!这根本就是一套冰系法器。”叶秦惊然发现,这把一尺长的冰剑,碎裂成了一块一块五寸长短的小冰块,多达十六块之多,每一块一模一样。

叶秦将一块小冰剑捡起来,随手在地面上一划,坚硬的岩石上,立刻留下一道淡淡的划痕。划痕内,甚至还出现冰渣。

叶秦不由惊叹。

好剑!

每一柄小冰剑,都是最上等冰系材料炼制而成的冰系法器中。十六柄飞剑同时操纵的话,威力之大难以想象。这样的一套完整的极品冰系飞剑,光是材料便极其难以寻找,炼制也非常费工夫。青丹门内,只怕也只有这位大师姐才可能得到这样一套冰系飞剑。

不过,想要操纵这样一整由十六柄飞剑组成的法器,没有极强的神识,根本不可能做到。

这青丹门的大师姐,应该有专门剑诀和功法,才能操纵它们。

叶秦目光投在她腰间的储物袋上,随即将她的储物袋打开。储物袋内很简洁,并没有太多的东西,少数几件蒙纱少女的私人物品,他也没有多看,一会儿,便从储物袋内翻出一册薄薄的秘笈剑谱来。

“《冰魄离决剑法》!”

叶秦仔细翻阅了一下,这册秘笈正是和这冰剑配套的剑诀。

里面详细的记载了如何控制这冰魄离决剑,从一柄冰剑开始修炼,每增加一柄冰剑,威力暴增一截,可以单独攻击,也可以合而为一,合并成一柄大冰剑发动攻击,操控手法翻倍的复杂,神识要求更是极其庞大。

可惜上面还写明了,必须是冰系灵根的修士,才可能发挥出冰系剑诀的最大威力。其它灵根的修士,威力要差很多。

叶秦不由惋惜,他是五行灵根,并没有冰灵根,就算学了这剑诀,也发挥不出最大威力。

而且,他就算勉强学会了,也没有这样上等的冰系飞剑法器可用.......除非杀了这位蒙纱少女才行。这样的事情,他还下不了手。

退一万步讲,就算他足够冷血,冷酷无情,他也没这本事去面对青丹门金丹老祖的盛怒。没有青丹门的庇护,他在这洞窟试炼中杀了不少的其它门派的修士弟子,往后的日子可不好过。

这套冰魄飞剑,注定跟他没有缘份。

叶秦脸色阴晴不定,脑海中闪过好几个念头,最终还是惋惜的把剑谱放回少女的储物袋内。

他随后朝洞窟左右望了一眼,很浓重的血腥味,将斜靠在洞壁的蒙纱少女娇躯抱起,在石室内寻了一块没有血迹的干净地方,平坦放下。

这位大师姐身子很轻,如果出身在寻常人家,或许还是天真烂漫的少女。可惜,在这修仙界中,也不得不出生入死,为了踏入艰难险阻的仙道,而拼命搏杀。

叶秦拿着十六柄小冰剑琢磨了好会儿的工夫,把它们复原拼成一柄大冰剑,放回蒙纱少女的身旁。

他只是懊恼了一小会儿,马上欣喜起来。这座洞窟石室内,有好几具古器门弟子的尸体,还有好多件低级法器。虽然比不上这套冰魄剑,但也绝对不错了。

他飞快的把紫衣修士的紫刀、捆仙索、绿色小剑这三件法器收了起来。随后,又将几具金衣修士的尸体都搜了一遍,找到四件低阶法器:二柄飞剑、一把飞锤、一件如意环。

将紫衣修士和四名金衣修士的储物袋都收了,收获颇丰。光是下品灵石便有数百块,另外还有一叠符纸,若干册炼气期弟子使用的修仙秘笈功法之类——这些东西。

叶秦不由大感满意。

他手中的低阶法器,包括原有的,足足有十件之多。低阶法器足够他目前用了,就算毁了一件也能再来一件。估计十多个修仙门派的炼气期弟子之中,也找不出几个像他这样拥有十件低阶法器,“财大气粗”的弟子了。

叶秦不客气的将这些法器收了起来,仔细翻看紫衣修士和四名金衣男子的储物袋,看看能不能找出什么好东西。

一会儿工夫,他惊异的从紫衣修士的储物袋内取出一块紫玉古简。

这紫玉古简,三寸大小,造型古朴典雅,拿在手里,份量沉甸甸的。

紫玉古简的外面,刻着一个拇指大小的微型阵法图。

叶秦用神识探查这块紫简,却发现里面像是一座无尽的迷宫,神识刚刚渗入进去,却像一滴水渗入海绵一样,被狂吸的丝毫不剩。

叶秦脸色顿时大骇,立刻强行将输入的神识切断,免得自己的心神完全陷进去,惊出一身的冷汗。

这是怎么一回事?绝大部分的玉简,都是用神识来查探里面的记载的信息。这紫玉古简莫非不是用神识来查探?可是不用神识查探,用什么来查探?

叶秦惊骇之余,为自己无法探查这紫玉古简,而郁闷无比。

他仔细的观摩这枚紫玉古简表面的阵法图,好半响工夫,才发现是一个极其微小型的幻阵,幻阵的危险性并不大。

叶秦脸色古怪,这世上还有如此小的阵法图,真是不可思议,差点让他认不出来了。普通的阵法,要用灵石,或者数名修士才能发动。

这个阵法,估计只要注入些微的法力,便足够了。

他考虑了一下,往紫玉古简的阵法图内注入法力。

这个阵法图开始变幻,只见八柄光芒闪耀的飞剑,在天地之间纵横,斩妖杀魔,山峦起伏,电闪雷鸣,风云变色。足足一炷香的时间,这些风云幻阵才停止。

等一切幻像都尽皆停止之后,紫玉古简的阵法图,绽放出几道耀眼逼人的紫色光芒。显示出一个醒目无比的图文标记。图文标记的中央,赫然是三柄相互交叉的飞剑。而阵法图的外围则是五柄小剑,剑锋朝天竖立。

叶秦看到这个图纹,心头一震。

三柄飞剑交叉,这分明是仙缘城散修联盟的标记。仙缘城的每一个守卫,胸口都绣着这样一个标记。这个标记他从踏入仙缘城的时候,便印象深刻,至今还记得清楚。

而那五柄小剑,呈环状,朝天竖立着,剑气逼人,这分明是古器门的独门标志。古器门以炼器术为根基,尤其是飞剑的炼制术和剑诀,更是独步整个灵雾山脉修仙界,无任何一个修仙门派可以比拟。

古器门和仙缘城的徽章,同时出现在这紫玉古简上。

“这枚紫玉古简,跟古器门和仙缘城,应该都有很深的渊源?!......据说,这数百万里灵雾山脉中,所有修仙门派,都是从灵雾大峡谷的仙缘城里出来的。这个图文标记,该不会就是那个时候遗留的吧?.....那可至少有上万年的时间了。”

叶秦目瞪口呆,拿着紫玉古简的手,几乎都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