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飒飒,灌满庭园。

天一日寒似一日,树都秃了,草也枯了,仿佛是一夜之间,天地变色,生机活力皆远去,余下一片看不到尽头的灰暗荒芜。

夏侯沛从上林苑穿过,一片梧桐枯叶从树上缓缓飘下,无声地落在她脚边。那并不显宽阔的石阶长路上落满了枯叶,踩上去,发出细微的响声。

夏侯沛停驻脚步,看着这毫无绿意的上林。她身后数不尽的宫人皆唯唯诺诺地一并停下,丝毫不敢搅扰她。几时起,这座与她而言并不算冷酷的宫殿竟无比的严冷。

冷风袭来,落叶随着翻滚,打了几个卷,风息叶停。落叶在风面前毫无还手之力,风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

夏侯沛出神地看着。平顺的唇角稍稍地弯起。这两日阿娘不再疾言厉色了,她每日去见她,阿娘虽仍旧不大与她说话,却也未与她冷眼相待。这个势头下去,她们总有回归往日的时候。

这样一想,夏侯沛便觉得高兴。

她们总会回去从前的。

邓众见夏侯沛神色不似不悦,方赶上去提醒:“圣人,左仆射已在含元殿候了多时。”

夏侯沛有心要秦勃做新相,便开始培养他顺手相务,也有拉拢看重之意。

确是不好让他久等,阿娘知道了,会不高兴的。

夏侯沛大步朝含元殿去。

秦勃觐见是为洛阳拥挤之事。

近年来,天下承平,京师人流一日多似一日,商贾走贩,世家官宦,人来人往不断。如此,原本还算绰绰有余的洛阳便显得拥窄了。此事,夏侯沛小时出宫便有所察觉,眼下十数年过去,拥挤更甚那时。

秦勃便提议迁都,此话一出,便惹来不少大臣反对,都城关系万方,何等要紧,怎能说迁就迁。

夏侯沛也有迁都之意,太平日子到来,人口繁衍便会越来越多,往京都涌来的人口也会更甚此事,到时,迁都便是不得不做之事。

不如趁现在,还有时间空余,慢慢选地,慢慢规划,尽量做的妥帖。迁都,少说得十年方能成。便令秦勃写了个计划来,看看此事眼下是否可行。

秦勃来,就是为这计划。

秦勃做的十分用心,一条一条地详细说来。总体来说,迁都之事,功在千秋,宜早作决断,早作规划。

夏侯沛一条条看下来,看到后头,渐露满意之色:“拿去与丞相看,再润色润色,明日早朝,具本奏来。”

便是首肯之意。秦勃面上一喜,行了一礼,恭敬退了下去。

秦勃刚走,又有大理寺卿来,禀的亦是大事。

夏侯沛一一听了,又做了妥善处置,能决断的决断了,一时决断不得,便留着,待早朝与众臣商议。

这一忙,便忙到近午。

邓众上前来,轻声道:“圣人,太医在外面候着,圣人可要召见?”

夏侯沛闻此,即可就搁了笔,起身道:“快召。”

太后病了多日,一直都不见好,夏侯沛心里着急,每与太后言,太后只说不碍事,她又努力在与太后修补感情,见太后无意多言,她也不敢让太后厌烦,只得日日都召为太后问诊的太医来细问。

太医入殿,撩袍下跪,恭恭谨谨地拜见。夏侯沛道:“免礼。太后今日如何?”

“太后之病,因冷热骤变而起,也因内心郁结之故,加之这几日又冷了,便痊愈得慢,得好好养着,方能有起色。”

这说法,与昨日、前日,都没什么不同。夏侯沛终是担忧,问道:“要养多久?如何养?”

太医迟疑片刻,道:“臣不敢擅言,只是太后之身,素虚弱,只恐要慢些。”

这每一句准话的搪塞听的夏侯沛一阵恼火,她忍耐着怒意,问:“迟些快些,总得有个准日!”

太医一听,忙跪下:“到明年春日,冰消日暖,必可转好。”

夏侯沛的不悦稍平息了点,只一想到等明年春日,少说还得四五个月,顿时又是一阵恼怒,心底不知怎么,莫名其妙地就烦乱起来,问:“那这四五月就让太后病着?”她冷冷一笑:“朕告诉你,五日之内,太后若再无起色,你便戍边去吧!”

谁敢承天子之怒。原先还算镇定的太医额上的细汗不断,又不敢去拭,片刻间,便有一滴汗,落在地上,他惶恐不已,战战兢兢,只跪着,不敢言语。

夏侯沛见此,疑心大起:“莫非你没有成算?”

“臣、臣……”太医越说越惶恐,声音中都带着颤意,“太后本是畏寒,时气又日渐寒冷,实在不利于养病。”

就是说治不好了?

“没本事,也不早说!”夏侯沛气得很,只是这太医是一直侍奉太后的那一个,太医署中也却是寻不出比他更医术精湛的了。

这一想,夏侯沛又是一乱,她沉声道:“你将太后的脉案都好好整理出来,与诸太医一并会诊。”

太医显出犹豫之色,似是左右为难,抬头见皇帝面色低沉,他心头一跳,忙答应了。

太医的态度终是让夏侯沛生起疑心。

哪有总也不好的风寒?

夏侯沛在殿中来回的走,心中的烦乱担忧与一种不知从何而来的不祥预感使得他步履紊乱。

内宦来问是否传膳,夏侯沛闻此又是一烦,她已许久未与太后一同用饭了。

太后对她心存戒心,夏侯沛固是难过,可是一想到她们一个是皇帝,一个是太后,一并困在这深宫中,谁都离不了谁,便有一种安心。她不愿逼迫阿娘,便慢慢地做给她看,让她知道,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对她不利的,李夫人也好,先帝也罢,谁都比不上她要紧。

可现在……

夏侯沛怎么也抹不去心头的那阵不安。

宦官又来问了两次,夏侯沛正要说撤下去,邓众便上前来道:“圣人再忙,也得用膳,若是太后知道了圣人漏了顿午膳,必要心疼的。”他是太后给夏侯沛的人,一直都知道,凡事劝不得时,只消抬出太后来,圣人没有不应的。

夏侯沛一听,果然坐了下来,令摆膳来,好歹用了半碗米饭。

连日雨水,连日不见天日,在午后终于放晴。天上天上久未露面的日头羞怯地从阴云之后现身,给天地一片融融暖意。

夏侯沛用过了午膳,看到外头霎时间晴空万里,心头虽犹存阴霾,却多少开阔了些,她想到这几日太后一直在宫中静养,未曾外出行走,便欲趁今日天光灿烂,邀太后往上林苑散步。

她想着,便搁下手中的笔,命人升舆,去见太后。

平日这时间过去,太后或与庭院中小走消食,或在殿内手不释卷。今次过去,太后却意外正在小憩。

夏侯沛未曾多想,抬步便往她寝殿去。宫人似乎想拦,可终究碍于她天子的威严,不敢出声。

这里,她是无比熟悉的,她来了许多次,多到连她自己都数不清到底几次。这一世的童年,她在这里度过。多少次,阿娘坐与妆台前,由宫人为她梳妆描眉,她坐在她的身畔,想着等她长大后,就由她来为阿娘描眉、绾发。

夏侯沛走入殿中,她刚踏入殿门,便有一种温暖舒适的安心布满她的周身。这里有太后的气息,这里寂然无声,这是一种久违的宁静。

她穿过那重重帷帐,走到床榻前,太后正安睡。

夏侯沛格外放轻了步子,她弯身掩了掩被角。

太后毫无知觉,她双目紧合,睡得极沉,眉心因微微蹙起,而有一道深深的痕迹,这是长年累月思虑过甚的结果。夏侯沛顿觉心疼。

太后一动不动,沉浸在自己的梦乡中,全然不知有一人,在她的榻前,深情凝视。

她瘦了许多。夏侯沛一看便挪不开眼。阿娘真的瘦了许多,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哪怕会触怒阿娘,她也得好生问一问,太医署的太医若是不济,她便往民间招募名医,总有人知道如何治病。

再不重视,她只恐小病拖成了大病。

夏侯沛想着。太后的呼吸又沉又缓,她的容颜仍是初见时的样子,一丝都不曾老去。那双淡漠的眼眸紧闭着,夏侯沛想到它们充满温柔,充满揶揄,充满嗔怪的样子,每一种,都无限风情,都让她爱到骨子里。

夏侯沛慢慢地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变得与太后的一个频率,她的目光从她的眼眸往下,经过那挺翘的鼻子,到了她略显苍白的唇。

她的眼睛,再也挪不开去。调整好的呼吸蓦然间乱了,变得急促起来。她不由自主地弯下身去,朝着那她向往已久的双唇去。

太后呼吸均匀,绵长而缓慢,那香甜的气息随着夏侯沛的靠近,打在她的唇上,就如太后温柔的抚摸。使得夏侯沛心痒难忍。

她们靠的很近了,只消寸尺,便可唇齿相依。

轻轻的,太后不会知道。

这是多大的诱惑,将夏侯沛的神经都拉扯的发疼,需要多大的毅力才能克制住自己?她心跳剧烈,眼中只有那微显苍白的双唇。

就差一点点了。

夏侯沛舔了舔唇,慢慢地挪近。

只剩下寸余的距离,一个念头猛然间窜入她的大脑。

她不爱你!

夏侯沛像被谁猛地拉住了一般,僵住不动。

她们那样近,近到呼吸交融,近到她只要再靠近一点,就能品尝她想了多年的双唇。

阿娘不会知道的。她睡得很沉,绝不会知道的。

夏侯沛不断地说服自己,她紧张地屏住了呼吸,胸口因缺氧而发疼。她像疯了一般在心中疯狂呐喊,可那双幽深的眼眸却逐渐地灰败下去。就如一个人,被生生拉扯成两人,一个在渴求,一个在退缩。

她不能这么做。

哪怕阿娘永远都不会知道,她也不能这么做。这是对阿娘的亵渎,也是对她的爱的侮辱。她不能贪图这片刻轻薄的满足,而忘了她对阿娘的尊重。

慢慢地后移,动作僵硬地如凝固了一般。夏侯沛终是退回到坐榻上,她跪坐着,静静地等太后醒来。

就如她方才那一瞬间的难以自持,只是一场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