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约莫半个时辰,皇帝醒来了。他睁开眼,先看到周王,再看到夏侯衷与夏侯沛。眼中的迷蒙之色淡去,他咳了一声,作势要起来,夏侯衷忙上前一步,扶着他半起,夏侯沛顺手递了个软枕上去,夏侯衷接过,垫在皇帝背后,让他靠着。

他们兄弟,这辈子都没合作过,难得一个递枕头,一个塞枕头还算和谐。

皇帝喘着粗气,抬眼看了看他们,道:“何时来的?”

夏侯衷年长,由他回话:“才到不久。阿爹,您好些了吗?”

皇帝面黄如腊,难看得紧,他摆了摆手,道:“不碍事。”

老头子看起来挺虚弱,可也没到要宣读遗诏的时候,山上还有高宣成等重臣坐镇,朝政也不会生乱。

如此,这么急着召他们来做什么?夏侯衷满头雾水。

原以为皇帝会说些什么,不料他咳了两声,虚弱道:“你们也是一路劳顿,都去歇着吧。”

真是,君心难测。

夏侯沛与夏侯衷退下了。

退出途中,在寝殿外遇上了匆匆赶来的高宣成、魏会、秦勃三人。两方见了个礼,便擦肩而过。夏侯沛见秦勃也在,倒放心了。

夏侯衷还摸不到头脑,她已猜到了点什么,皇帝大约是要立太子了。她与夏侯衷,其中一个将会被册为太子。之所以一并召来,是防留下的那个在京中生乱,干脆喊来,放到皇帝眼皮底下。

不然,着实想不通还有其他什么事能在这时将他们二人都叫来。

夏侯沛随着宫人到了一处宫室。宫室整洁干净,其中陈设亦华贵大气,她在窗下坐下,宫人们或安置行装,或煮茶奉上,或铺设床榻,忙而不乱。

来的匆忙,行装不多,只带了两件换洗,阿郑将那身皇后刚做好的袍子取出,夏侯沛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看着阿郑的手抚平上头的折痕,看着阿郑重新折叠,然后放入矮柜中去。

要是她所料不错,成败就在这几日了,她的性命,阿娘的性命,都在这几日了。

想她一路走来,军功、人心都有了,年纪是不够大,她才十七,可她如今所有都是自己拼来的,有志不在年高,如此,年岁倒也不是短处。她还始终与东宫保持了一种友好的关系。这非得能遮掩她的野心,还能展现她的仁善,表现出她尊礼明理。

夏侯沛一直坐在小窗下,并没有四处乱走。

之后数日,除去每日去看望皇帝,她也没出房门,或看书,或练字,或晒晒太阳,很是安分。

倒是夏侯衷不安起来。这别宫的气氛不对,仿佛有什么蓄势待发,这令他坐卧不宁,遣出去打听的宫人什么都打听不到,这便更显得神秘了。

夏侯衷在房中心急火燎地走来走去,可惜此番苏充不曾随驾,不然他也不会两眼抹黑。

就这么过了十来日,两位皇子动向都在皇帝眼中。

高宣成有些坐不住了,他再度向皇帝进言:“陛下,国无储不宁,储位空缺已有多日,当早做决断才是啊!”

他这回出头,为的还是周王。太子妃是他的孙女,嫁到东宫多年,抚育子息,侍奉夫君,从无差错,更从未给娘家添乱,血脉天性,高宣成是不忍心这个孙女出事的。

周王要保存,便只能将他从立储这潭风波里摘出来。

皇帝原本还存着等周王长大的心的。皇帝,总是不服老的,哪怕他知道历史上活过五十的皇帝并不算多,而他也年近半百了,可他素来体健,说不定就能等周王长大呢?

周王与晋、秦二王不同,他还小,就是再大些,也要仰仗于他,不像二王,翅膀硬了,手底下也有人效死命。立周王,既对先太子有交代,也不会从他手中□□,堪称两全其美。

可人算不如天算,游猎途中惊了马!

皇帝咳了两声,声气微弱:“卿何必着急,有你在,周王未必不能……”

“立幼非国之幸,眼下天下多事,非长君不能平事。”高宣成有点急了,他比皇帝还大了十来岁,都年过六旬了,什么时候在睡梦中直接去了都是正常的。

皇帝还是觉得很不服气,他现在是不大好,可万一哪天好了呢?到时候弄个年富身强的太子来与他争权夺利。晦气的很。

可既然夏侯衷与夏侯沛都被召来了,可知皇帝已经默许了,余下不过嘴硬。

太子,是非立不可,没周王,兴许可以缓一缓,有了周王这一变故,便要快刀斩乱麻。

皇帝叹了口气,道:“朕口述,卿秉笔。”

隔日,皇帝召齐大臣,下诏,册立秦王沛为新储。

诏书颇长,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秦王贤德,可匹东宫。

夏侯沛跪在下面,在她还在想怎么应对皇帝的阴谋,如何设法将周王也陪绑上来的时候,居然就心愿达成了。

夏侯衷脸色铁青,怎么也想不到,居然是这样,他自以为并不比夏侯沛差!

诏书宣读完,赐新太子印信玺佩,至于冠冕,别宫简朴,什么都不方便,只能回京再补办了。这不是什么大事。

夏侯沛到皇帝病榻前谢恩。

皇帝看着她从殿外走进来,她身后的阳光明亮刺目,皇帝一阵恍惚,最终竟然是他,万万没想到居然是他后来居上。他想到当年,皇后抱着十二郎到他面前,告诉他李夫人去了,他那时说了什么?

“儿臣拜见父皇。”恍惚间,夏侯沛已到榻前,恭敬地俯身参拜。

皇帝回过神来,一笑:“免礼。”

“谢父皇。”夏侯沛站起身,肃手侍立在旁。

皇帝看了看她,一表人才,素来没什么差错,他也称赞过他多次办事可靠,可现在,他做了太子,皇帝反倒不满意起来。选夏侯沛,皇帝也是权衡多时的,为天下计,为周王兄弟计,十二郎是不二人选。光看这十来日夏侯沛与夏侯衷的表现就知道了,夏侯沛是宠辱不惊,很有气度,夏侯衷抓耳挠腮,四处打探消息。

“你做了太子,你母亲一定高兴。”皇帝笑着说。

夏侯沛一愣,忙道:“阿娘在京中,也时时挂念陛下。”

皇帝又是一笑,没说下去,他指的并不是皇后。

“既然入主东宫,便要将责任担起来,天下子民,你要爱之如子,你的兄弟手足,你要多加容忍,周王还小,不懂事,你也要尽长辈之责,教导他。”皇帝缓缓说道。

夏侯沛躬声答道:“天下百姓皆圣人之子,吾当爱护,诸王兄弟皆手足,吾当友悌,周王兄弟,是阿兄之子,儿与阿兄素和睦,理当多加关照。”

听他一条条一丝不苟的都答应下来,皇帝尚算满意,说了一阵话,便觉得乏了,示意夏侯沛退下。

突然被天上掉下的馅饼砸中,夏侯沛并没有高兴昏了头脑,听皇帝那一通训示,她便知道,她还得低调做人,千万不能有对兄弟不好的地方,更不能有对周王不慈的举动。

回去途中遇上了黑着脸的夏侯衷。夏侯衷简直是心如死灰,他自然也看到新太子了,可他不想低头,边上都是宫人,只要他甩袖而走,此事立即就会传到皇帝耳中。

夏侯衷咬了咬牙,一折身,头就低了下去:“拜见太子殿下。”

一看到他这万分屈辱的神情,夏侯沛原本觉得些许憋屈的心情得到了最大的抚慰。她可热情地上前一步,双手扶起他:“阿兄不必多礼。”

夏侯衷只想离夏侯沛远点,站直身,含含糊糊地说了两句,就走了。

看着他略显失魂落魄的背影,夏侯沛心情突然好了起来。

晋王不会善罢甘休的,皇帝还没死,就算皇帝死了,他也不会轻易罢休的。这是人之常情,倘若今日得居东宫的是夏侯衷,她也不会就此罢休。

相比而言,至少她是胜了一大步了。她已经是太子了,比任何人都离皇位近一步,她只要等皇帝驾崩就行了。

本朝已经薨了一个太子,绝不能再废第二个,不然,朝廷会动荡的。

隔日,皇帝又下诏,令太子监国。

他伤了骨头,不好挪动,要在别宫修养,别宫到底是在山上,诸事不便,便要令太子率百官回京。

夏侯沛当然是不肯走的,刚做上太子,便将百官带走,将尚在病中的皇帝留在山上,这势必要让人诟病,也会让皇帝不满。

“阿爹在此,儿怎能走?朝政有高相,用不着儿,儿留下,侍奉阿爹。”夏侯沛很真诚地说道,希望皇帝千万别赶她走。

皇帝闻此,也很高兴,但他道:“既已下了诏书令你监国,便不好再收回了。朕知你孝心,回去吧,使朝政井然使我无忧,亦是尽孝。”

夏侯沛无话可说,只得回京。

回到京中,她便将宫中的太医都打发去了终南山,朝中每有大事,亦行文皇帝求批复,不擅自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