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大小小数十次战役,夏侯沛在战场上已游刃有余。

楚*队不说不堪一击,也委实很不禁打,出去最初渡江时花了几个月,后面竟是越战越畅。夏军之彪悍善战一时天下闻名。

可偌大一个国家,总也有能人的,这回,夏侯沛就遇到了一个能将。

却说楚军屡战屡败,连连后退,让出失地无数,楚国朝廷自然意识到事态不好,几位皇子皇侄又互相争权夺利、手足相残了一番,派出了一名老将。

老将名王昼,擅攻擅守,二十多年前,与夏军决战江上,那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是个令人闻风丧胆的人物。

王昼亦不负其骁勇善战之美名,第一仗便给了夏军一个迎头痛击。

夏军一路凯歌,砍起楚军与砍白菜差不多,基本上就是将楚军压着打,突然间吃了个败仗,夏军颇有些醒不过神来。

“那主将是何人?怎地楚军到了他手中,突然活过来似的。”左卫将军皱眉问道。

一些年岁大点的将军肃穆而担忧,有一个沉声道:“是王昼。”

楚国朝廷好不容易开次眼,总算将这尊杀神请出来了。

帐中一时静默。

夏侯沛见诸将虽神色沉重,显出了重视来,却并无胆怯惧怕之色。

一场败仗,失意是有的,却绝不至于就此怕了储君,哪怕换上了个猛将,也只是重视起来罢了。

左卫将军先道:“王昼就王昼,怕他不成!大不了……”按照对付谢戎的办法对付他!打不过就把人换掉!

夏侯沛抚掌笑道:“不错,来了一个王昼,又不是千千万万个王昼,应付得来。”

诸将皆笑,可不是,主将再厉害难不成能把白菜似的士兵一夜之间变强悍?

信心又回来了。

到了眼前,主将对夏侯沛已非刚开始那般轻视观望,同生共死后的交情,加上打心眼儿的拜服爱戴,夏侯沛在军中早已令行禁止,说一不二。

朱遂朝上首拱手:“元帅,王昼以骁勇闻达于世,以善战傲视沙场,非可小觑之人,属下以为,需改换战略。”

夏侯沛道:“自然。我回想方才。王昼一开始便直攻我左翼,之后虚晃一招,下我中军,从而击溃我军,将大军冲散击杀,这可是他惯用之术?诸位可有与他做过战的?都来说一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一无所知便出兵,少不得又要打一场僵持战。

诸将精神一振,纷纷说将起来。

这时,殿外飞奔入一小兵,到帐前,单膝一跪,禀道:“报,有天使至,就在营外!”

天使?朝廷这时候派人来是做什么?夏侯沛不及深思,起身道:“诸位随我,迎奉天使!”

朝廷派了人来,是来传讣告。

皇太子死了,皇帝下诏,全国举哀,皇室守丧三月,天下守丧一月,守丧期间,不许歌舞行宴,每日按时举哀,并诏令天下,一年不得嫁娶。

诏令还没念完,夏侯沛眼泪就下来了,待天使宣完诏,夏侯沛拉住天使,不住地问:“我兄长素来体健,怎么会突然有此噩耗?”

天使很同情地看着她,听去晋王那里的同僚说,晋王挤了好久都没挤出泪来,最后干嚎了一通了事。秦王如此热泪滚滚,看来是真的伤心,他忙道:“殿下节哀,太子为父捐躯,圣人哀痛不已,臣出京之时,朝廷正在为太子殿下议谥。”

不管百官提出什么,皇帝都觉得不够好,配不上太子,非要议出一个绝好的美谥,以告慰太子。

天使说完这句,便将郑王逆反的事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杨逆是冲圣人去的,太子纯孝,替圣人挡了一刀,就此去了,臣听闻,圣人当场便诈了,将杨逆剁成了肉泥,又下诏族其满门。”

夏侯沛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咬牙切齿道:“父皇何曾亏待二兄,他要如此行事!”想想太子是真可怜,小时候他还抱过她,还喂她肉,耐心而温柔,就是长大后,他生出危机感,也未曾与她针锋相对。

兴许是人死了,想起来的都是他的好,何况太子是以如此光辉的姿态死去,想到太子抱起她时温柔的微笑,想到太子说起他出征时无奈的苦笑,想到太子面对晋、郑咄咄相逼时隐忍的强笑,夏侯沛几乎分不清自己的难过是真是假,只觉得酸楚得很:“我兄后事如何操办?”

“殿下放心,圣人亲自过问,极尽哀荣。”

太子死了,皇帝失去了一个儿子,但他还有七个儿子,她失去了一个兄长,但利益攸关的时候悲伤便不那么单纯了,真正痛苦的是太子妃,是东宫的小郎君们,他们失去了唯一的丈夫,失去了唯一的父亲。

夏侯沛也没问郑王如何,想也知道皇帝必饶不了他,她难过了一阵,诸将皆不好劝慰,武人大多有个共同的特点便是最笨,过了好一会儿,好似终于找到了话,都笨嘴笨舌的劝了起来,言辞虽拙,却都情真意切。

左卫将军口道:“太子没了,元帅才……”被朱遂狠狠瞪了一眼,慌忙咽下“大有可为”四字,讪讪地改成“会如此难过,咱们让元帅静静吧……”

夏侯沛一抹泪道:“诸位且回营去,咱们下午再议!”

诸将齐声道:“遵令!”

“天使且留一留,我还有事想问。”夏侯沛喊住了天使。

待帐中只剩了两人,天使本以为夏侯沛要问郑王是怎么个下场,都想好怎么说了。郑王被赐死,除长子同罪外,余下二子二女皆废为平民,郑王妃与郑王妾室皆充没为奴,永不赦出,郑王府僚属清客,或杀或流,一人不剩,还有其他被牵连的,加起来,少说有千人入罪,包括郑王妃母家。

谁知,夏侯沛根本没有问起郑王,她道:“我的几个侄儿侄女如何?”

天使下意识地便以为她问的是郑王子女,话到嘴边,才反应过来的她问的是东宫的小郎君,忙道:“有太子妃照料,圣人也拨了不少人过去,都妥善的很,只是大的几位郎君郡主,知晓太子没了,哭了好几日。”

夏侯沛眉头皱起来,天使又道:“圣人还将皇长孙接去了太极殿照看,以策万全。”

夏侯沛舒展开了眉头:“那就好,有圣人在,不会有不周到的地方。”又问了皇后可好。

天使道:“皇后殿下一切都好,只是太子妃过哀,不能问事,皇后殿下既要管束禁宫,又要过问东宫,颇为辛劳,臣来前,隐约听闻殿下累病了,召了一回太医。”因皇后是秦王生母,天使便说得格外清楚。

只说皇后病了,也没说皇帝如何慰问,可见皇帝并没有什么安慰。夏侯沛沉默了良久,方又道了一句:“有劳天使告知。”

“不敢,不敢。”天使说着,退了下去。

光一想到皇后因过于操劳而累病,夏侯沛便坐立不安,忍不住埋怨太子妃无能,一遇事便指望不上。可她也知道,太子妃与太子鹣鲽情深,初遇丧夫之痛,过哀卧病也是人之常情,她埋怨,也不过无处发泄的迁怒罢了。

夏侯沛来回踱步,归心似箭,只想马上回到京城,抱抱皇后,哪怕只以女儿的身份,抱抱她,替她承担,替她操劳。

阿娘本来就瘦,现在一定更瘦了。夏侯沛悔得很,早知道便不将阿祁带来了,李华毕竟是个男人,哪有阿祁心细。她又埋怨自己不懂事,阿娘给她就要了,一点都没想过万一出现了特殊情况。

还有,打了那么久,竟然还没攻下楚京,手下还有能么多能征善战的骁将呢,简直无能!夏侯沛觉得自己十分无能,也只会口上说说,想要陪她一辈子,想要与她携手,小的时候,就想能替她分担,让她不要那么劳累了,多少年过去,她仍旧没有做到,乃至连一个拥抱都给不了。

她凭什么想要阿娘给她同样的感情,她本是一个完全靠不住的人!

夏侯沛一个人,完全陷入自怨自艾的死循环中。

明明很想她,明明愿意替她做一切,哪怕代她去死都心甘情愿,可愿望立得再宏伟,事实便是她连亲眼看看她都办不到,连为她倾一盏茶,盛一盅汤都无能为力。

夏侯沛合上眼,一滴泪滑落眼角。

到下午,夏侯沛召集诸将议事,她道:“一月之内,必下婺城!”

楚军一战胜,重拾信心,若是二胜三胜,连着胜上三回呢?可会骄傲,以为夏军不过如此,先前的英勇不过运气?

制定了方案,夏侯沛派人出军布阵,再派人去叫阵。

王昼擅守,更擅攻,一战捷,他也想默默夏军的底,当即便应战。楚夏战了一阵,夏军渐不支败退,楚军再胜。

王昼收兵回城,心中便有些不确定起来,夏军竟如此不堪一击?

三战,夏军且战且退,将楚军诱入埋伏地,楚军中伏,大惊,王昼竭力稳住军心,冲杀在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险险又胜了一回,因楚军也折了不少兵马,便不敢乘胜追击,只怕前方再有伏兵。

险胜,也是胜!

楚军果真士气大振,原先蔫白菜似的,眼下也抖起来了。捷报传回楚庭,大家都很高兴,好不容易找回了点自信,命令王昼乘胜追击,将夏军赶出楚地。

还有夏侯衷与魏师那边,也纷纷增兵。

王昼也定了心,夏军一开始战败大约是因轻敌,之后当是真实实力了,很有战斗力,但也不致于前头那般,让夏军如入无人之地。

王昼亦制定了战略。

两军对峙终于到来。

王昼见夏军冲杀过来,且大多为步卒,亦令步卒迎战,王昼亲自率军,左砍右杀,鲜血溅了一脸,不觉恶心,反倒激起无限杀意,杀气腾腾地之冲过去!

夏军阵中很快出现缺口,王昼看到夏军主帅挥旗,压阵的后卫军朝左翼补足。

机会就在眼前!王昼高举长刀,朝着左翼的方向,高喝一声,发动总攻。

七万楚军直朝左翼冲去,企图以此为入手口,将夏军冲散,并借此攻击中军,夏军后卫已经补上来了,若能再一起将后卫留下,余下右翼军孤掌难鸣!

想到失去的国土,王昼更外勇猛的冲杀,主帅的英勇无疑带动了士卒们的士气,一时间楚军如脱胎换骨般一般,迸发出惊人的冲击力。

夏军越杀越少,王昼凭借他多年征战的经验,突然间便发觉了不对,而此时,已来不及了!

四周密密的一圈夏军,皆手持弩与弓箭,将深入敌阵的楚军包围,射杀。

震天的厮杀声中,被突转情势弄懵了的楚军纷纷中箭,王昼一看情势不对,四面已被包围,要撤已难,只有拼出一条路了!

砍杀了几个弓箭手,欲图撕出一条口子,勇猛的王昼如孤入牛群的野狼,楚军纷纷跟进了主帅,竟有要让他们冲出去的兆势。

夏侯沛敏捷地盯着战况,见时机差不多了,举旗,向左一挥。

右翼军后奔腾出无数骑兵,将楚军去路堵死。

不将王昼留在这,等他回去,便更不好攻城了。

夏侯沛下令:“杀了王昼!”

双拳难敌四掌,何况,这还不止是四掌。

夏军就如杀不完的水蛭,紧紧粘着楚军砍杀。

楚军恐惧,疲惫,鲜血染红了眼,刚提起的士气想被扎破的鼓,根本敲不响了。他们劳跟着王昼,一群人挤到一起,乃至自己人被踩死。

战场上,人渐渐少了,尸体渐渐多了,最终是朱遂手刃王昼。

楚军皆弃械。

婺城攻下了。

之后的事,是做惯了的,将俘虏看守,将城墙上的旗拔了,插上大夏的旗。夏军中笼罩着一种悲伤的气氛,哪怕打胜了。

这一仗着实胜得漂亮,而同时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夏军以十万之众诛楚军三万,俘虏四万,加上城中守军已晚,共俘虏五万。而十万夏军,死了一万,伤三万,其中重伤不治,两千。

五万俘虏自然改头换面姓了夏。夏侯沛令杀牛,犒赏全军,俘虏们受到了温暖的待遇,很快便融合了进来。

而城中百姓,照旧是不扰。百姓们心有不安,推出了耆老、里长来见夏侯沛,称乡里集了些粮,欲奉英雄。

言下之意,粮食主动与你们,不要抢了。主动给了,总好过人家来抢,先前王昼来,已征过一回粮了,本就没剩多少,若能夏军再来抢,到时怕是连草垛子都保不住,连草屋一起,烧个干净,说不定还得搭上命。

夏侯沛道:“吾乃大夏秦王,奉吾皇之命,代天伐无道而来,若收耆老钱物,自己就是无道,凭何伐无道?”

说完,还做了一揖,充分体现大夏亲民爱民。

耆老里长回了乡里,就如做了个梦一般,将过程结果一说,淳朴的百姓皆歌颂大夏仁君治世。

夏军并未在婺城停留太久,夏侯沛欲攻下建康,既得头功,又能快快班师回朝。

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

泰始二十年,十二月,大夏十二皇子秦王沛攻陷楚京,尽掳楚国王公。身负攻下建康城重任的魏师只比慢了一步,等他到建康城下,便看到城头上猎猎舞动的大夏国旗。

魏师恼怒地以拳击掌,秦王的运气委实好过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