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得饱饱的,早秋的严霜都不觉得冷。

朝里朝外都忙得脚不沾地,收取赋税以充军用之事,不特她能想到,许多有远见的大臣都动起来了,户部忙得一团乱,她眼下在户部观政,就算是尚书,有什么大举措也得与她说一声儿。还有出兵一事,不知哪个时候皇帝便会召三公九卿与几位皇子商议。

纵是如此,夏侯沛还是多留了一会儿,坐在皇后的身旁,拉着她的手把脉。

“太医都看过了,服过药也好了许多。”皇后抽了抽手腕,见夏侯沛执着不肯放,只得缓声说道。

那手腕细腻如凝脂,白皙如霜雪,夏侯沛摸到了脉,努力忽略指腹下的触感,集中于脉搏跳动。

疑难病症她力有不逮,简单的伤寒她还是会看的。夏侯沛自己把过脉,确认无大碍,方真真切切地放心。

放心之后,夏侯沛便觉得她指腹下的手腕光洁如玉,光滑细腻的触感让她心旌摇曳。在这严寒乍起的秋日,她的指腹便如蓦然间着了火,烫到了心里。

她曾梦见一座宫室,一名女子,满宫帷帐飘舞,她只顾看清那熟睡中的女子的面容。如今看清了,她的手腕就在她的手中。

皇后抽手,自夏侯沛指腹滑出,夏侯沛猛地一惊,下意识地便握紧,抓住了皇后的手。抓紧了,才发现自己做了什么。

“阿娘……”夏侯沛忙抬头,正触上皇后那双清冷的眼眸。

“看过了,可安心了?”皇后音色稳稳,并没有什么异常。

夏侯沛这才想起她摸脉来的,忙装作不经意地松了手,道:“亲自看过,才好安心。阿娘要按时用药,在起头上压下去,好得快。”

皇后收回手,便拢在袖子底下,衣袖宽大,恰好完全挡住了,她道:“时候也不早了,你该做什么,便做什么去吧。”

的确是不好再留了,夏侯沛收拾收拾心情,依依不舍地告退。

兵贵神速,重点便是要抓住时机。楚帝缠绵病榻,结合他年过八旬的高龄,也知是不会好了,他还活着,诸王还能混战,他一死,势必要在短期内决出一个新皇帝来,到时,还不能预料是个什么情形,兴许就平定了,兴许就要出一个“八王之乱”。

这世上就没有稳赚不赔的买卖,早出兵有早出兵的好处,迟出兵有迟出兵的益处,谁都不能一言蔽之。

皇帝身前挂了一幅足有一人高的舆图,图上有一红点标出的城池,那是健康,楚国都城所在。

健康就在长江边上,只要渡过江,拿下了健康,将楚国皇帝从皇位上拽下来,便成了一大半了,余下的不过是换兵防,派官吏,收民心的后续。

他的大业,也就完整了!

皇帝无论如何都要打这一仗,要在他的本纪中添上这一笔丰功伟绩。因此,他在这时期频频召见大臣,因此消极倦怠不愿违背本心发声的太子越发让他失望,父子之志背道而驰,太子如此,岂能承他志向治理天下?也因此,主张出兵的夏侯衷、夏侯沛备得皇帝喜爱,夏侯恕则是习惯性地迟疑,比衷、沛二人慢了一步,然也主张出兵。

终于,在楚国再度传来楚帝病危的消息之时,皇帝夏侯庚下诏痛斥楚帝暴行罪恶十八条,三个月间,将诏书贴满了大夏各州郡,并散发至江南诸地,争取民心。

所有的战争都有一个正义的借口,如此,方能名正言顺,得到上天和黎民的谅解。大夏也不例外,做了近半年宣传,大夏终于正式发兵。

隔年二月,泰始十九年,大夏发兵八路,南征楚国。这八路大军分别分为上中下游三部。任命晋王夏侯衷、秦王夏侯沛、大将军魏师分别为上、中、下□□军元帅,讨伐楚国。

窗外冰雪消融,树还是枯的,草还是黄的,春日的勃然生机还埋藏在泥土里。

“殿下,十二郎来了。”阿祁唤道。

皇后转过身,衣带翩跹。不紧不慢的举止与往常无异,熟知皇后的人却能发现她的眼神中是有一点担忧的。

走到外殿,夏侯沛站立在那里。她已经长得很高了,说是长身玉立,仪表堂堂,毫不夸张,若不是她已经成婚,京中有女儿的大臣没有不想将女儿嫁她的,就是现在,也有不少人蠢蠢欲动地想将女儿孙女侄女送入□□为侧妃,生下儿子,将来如何,谁说得准?因此,很有先见之明的秦勃便受了不少嫉妒。

“儿请阿娘大安。”夏侯沛一撩衣摆,跪了下去,伏身稽首,行了个郑重的大礼。

皇后弯身扶她。

夏侯沛握住皇后的手,抬头看着皇后:“儿此去,不知归期,望阿娘少持操劳,保重身体。”

皇后笑了一下:“我儿此去,为国为民,专心所事,不必挂心宫中。”

夏侯沛站了起来,她今日来,是为辞行。

行军元帅的委任一下,便是启程在即,明日,她便要随军远行。

上战场打仗,她是有一丝恐惧的,真刀真枪的拼杀,敌人可不会手下留情。可是,这也是一次机会,是她积累军功的好时机。

二人坐下,皇后便道:“让阿祁随你去,也好照料你行装。”

带哪些人去,夏侯沛早就想好了,阿郑是肯定不能少的,期间有许多事,只能阿郑经手,再多一个阿祁,自然更加妥贴。

可是阿祁是侍奉皇后的人,让侍奉母亲的人转过来侍奉她,未免不敬,夏侯沛要推辞,便听皇后道:“遇到要紧的事,礼仪规矩放一边就是。我在宫里不缺人,你那里更急迫些,让阿祁随你去吧。”

说到这份儿上,夏侯沛便也收下了。她就是担心皇后在宫里,没有能体贴冷暖的心腹照顾。千言万语地叮嘱了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天冷了添衣,腹饥了进食,每日都要出去走走,忙起来也要注意休息,亏待了什么,都不能亏待自己的身体。

夏侯沛从来不知自己还能这般絮絮叨叨地唠叨,一件事情反复说上三遍都不能放心。

皇后耐心听她唠叨,其实两相比较,更使人担忧的是夏侯沛,刀剑无眼,谁可保无恙?只是皇后思索再三,到底没有说出她的担心,见天色不早,□□必然还要再做安排,便催促着夏侯沛回去。

夏侯沛是不舍的,皇后送她到宫门,见她紧紧握着她的手,怎么都不肯放,又见她目光恳切而留恋,皇后终是软了心肠,摸了摸她的鬓角,温声道:“我置酒宴,候君凯旋。”

有这句话,比什么豪言壮语都管用。秦王殿下点了点头,用力地握了握皇后的手,决然离去。

送了两个儿子去,皇帝给他们配足了精兵良将,要他们打一场漂亮的战役。

二王率军启程,皇帝城外亲自送行,勉力军士,使士气高涨。旌旗猎猎,刀光剑影,骏马飞驰,声势震天。

这一幕气派之景深深刺痛了夏侯恕的眼。他站在皇帝身后,看着盔甲加身的夏侯衷与夏侯沛,嫉妒得要死。

那阴惨惨的眼神弄得夏侯沛心底发寒,找到空隙抓住崔玄就道:“我看二郎样子不大对,多盯着些。”

崔玄也来送行了,他身上没实职,可要入个宫见个皇帝,却易如反掌。夏侯沛之所以没找其他人,而是说与崔玄,是因崔玄靠谱,与他说了,他势必放到心上。

“殿下放心。”崔玄回了她四字。

时辰已到,夏侯沛上马。

猎猎风声在耳旁呼啸,皇帝与大臣们殷切的目光在身后相送。古老的洛阳城越来越远,前方战场的凶险越来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