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去几日,夏侯沛安分得很。她本就不闹,平日,也只偶尔往各处王府、公主府露一露面,这段时日,连这些地方,都不去了,哪位王与公主家中做寿或喜事,她也只礼到人不到。

安分了,读书的时间便多了起来,夏侯沛做事专注,自认真研读,遇不懂者,便去问她外祖父。

几回下来,夏侯沛敏锐地发现,通往日释疑不同,这几次,崔远道给她解释疑问,解释得十分深入,不但解释字面,不但解释经义,还会与治国为政联系起来。

崔远道教她什么,皇后不可能不知道,崔远道突然改变教授重点,必然是出自皇后的授意。

夏侯沛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她刚下了个决定,放弃依附太子,自己去争取,阿娘那边就将她所需的送上来了。她从不以为,一个人是理所当然对另一人好的,哪怕是血缘至亲。所以,她从不怨皇帝偏心,所以皇后对她的每一分好她都铭刻于心。

她上下两辈子加起来,都不会有一个人,像阿娘那般对她好,事事都为她考虑。

于是,夏侯沛这些日子往长秋宫跑得更勤了。

皇帝就发现了,他这儿子,聪明,狡猾,有急智,擅审势,可他似乎太依恋皇后了。不过,这样也好,皇后是他的皇后,拿住了皇后,便能拿捏十二郎,不怕他做出什么“大逆”的事。

皇帝希望每个儿子都能出众,但皆是建立在不妨害太子的前提下。夏侯沛才华出众,文武皆修,而又无心储位,那便是皇帝乐见的了。

当真是为太子操碎了心。

那日说过太子后,皇帝便时常观察太子处事,发觉,在寻常政事上,太子是面面俱到,虽手段有些嫩,也算得上周到了。皇帝这才好过一些,太子只是心软,没有其他毛病。心软有心软的好处,一个心软的储君,不必害怕他迫害手足,也不必担心他当政后推翻先帝的政绩。

皇帝一面安慰自己,一面将太子带在身边,让他经点事。

近日最大的事,便是两拨突厥来使越吵越凶猛。鸿胪寺将这两拨人的住处安排得极近,就是便于他们沟通。

于达旦可汗而言,使节都派出来了,他之用心,昭然若揭,若不能成功和亲,便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定要成为草原上的笑柄;于突利可汗,若是让达旦与大夏联姻,来日前后夹击,还有他的立足之地吗?势必不能让他成功。

双方几乎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既是不死不休,便设法让他果真去死一死。

突利使节到京的第七日,达旦使节在街上,让一拨突然冲出的突厥人捅死了!

这下,彻底激化了矛盾。

夏侯沛在太学听说,赞了一句:“好阴险!”惹来崔远道一个白眼。

接下去的事,便是水到渠成。皇帝先斥突利来使,不将大夏放在眼中,竟于京师当街行凶委实可恨,夺了突利的可敦公主的身份,将她贬为庶人,与大夏再无关系!接着答应了达旦和亲的要求。死的是正使,正使死了,还有副使,皇帝亲与副使道:“在我京中发生这等丧尽天良之事,朕实愧疚,这门亲事,朕答应了,你回去告诉可汗,结姻为好,守望相助。”

副使在鸿胪寺主事“不日就将公主送来”的保证中,一脸满足地踏上回程。突利的使节觉得此番大夏一行,蒙受了千古奇冤。能在如此要紧的事上被突利派来,自不是蠢的无可救药,平日里吵吵也就罢了,怎会当真动手乃至行凶?他什么都没做,可人死了,所有人都说是他雇人行凶,不是他做的,也是他做的。

鸿胪寺的主事是一个大好人,置了酒宴来为他们送行。宴上,忧心忡忡道:“君等事不能成,只恐尊主见责君等。”

使节与他的副官们愁得要命,这般回去,怕是连命都要没了,突利可汗治下严厉,说不定连家中妻儿,牛羊财富也要一并充为官用。

主事便给他们出主意了:“总得有个人来消尊主之怒。横竖与达旦的仇已结下,不如都推给他。他们狡猾,杀了正使,嫁祸于君等,最后得利而归,致使君等颜面扫地。事到如今,还要与他留情吗?”

使节顿时受到了启发。不将达旦拿去填突利可汗的怒火,便是用他们的命及家人去抵罪,孰轻孰重,自是身家性命要紧。

一群突厥人趁着没喝醉,凑到一起,叽里咕噜地商量了一番,主事是个热心肠的人,道:“我官小,但也有些权力,若尊主派人来问,必不穿帮。”

使节再三感谢了这个大好人,挥泪告别,回去了。

可想而知,突厥内部即将有一场大战,到时,就是大夏渔翁得利的时候了。

夏侯沛听得两眼放光,问:“这位主事,姓甚名谁?”心中想的,则是,可能为她所用?

崔玄抚须笑道:“他可不是什么主事,乃是鸿胪寺少卿,只是做了几月主事敷衍敷衍突厥人罢了。他名为潘绥,是你阿娘的表兄,你见了他,当着众人唤声阿舅,他就是你的人了。”

说罢,自己哈哈大笑起来。

他一名士,每日不上朝,不办公,只爱四处闲逛,看看美景,尝尝美酒,偶尔写篇诗赋,便可传世了。今日,他闲极无聊来太学看外甥,把突厥之事当做笑话讲给她听。

看到夏侯沛那双亮晶晶的眼眸,崔玄就知道她对潘绥起了收拢之心,不厚道地出了个阴损的主意。

夏侯沛自不会将他那句戏言当真,只道:“是亲戚,本就亲近。当不当众人,都得尊一声表舅的。”

崔玄啧啧两声,道:“满肚子坏水,懒得理你。”一面说,一面弯弯斜斜地站起身,衣襟半敞着,外袍松松垮垮,看着极是飘逸,行止极为不羁。

夏侯沛送他到太学外,崔玄停下脚步,回头道:“替我问你阿娘好。”

夏侯沛颔首:“是。”

崔玄一笑,大步走了,他背影挺拔,衣袖随风张扬。夏侯沛不禁深思,阿舅是果真流连山水不愿出仕,还是心存什么顾忌?

到了晚上,回去将此事问皇后,皇后道:“他哪儿是有什么顾忌?懒罢了。每日卯时早朝,他起不来。如今这般有什么不好?他不在朝说话可比在朝有用的多。”崔氏入仕的子弟也多,他有什么政见,自有人替他宣扬出去。

夏侯沛:“……”果真真名士,自风流。

“送与三郎大婚的礼物我已替你备下了,到时带了去。”皇后又道。

夏侯沛从震惊中醒来,呆呆地哦了两声。

“太子那里呢?”

“大兄?”夏侯沛看看皇后,道,“见过大兄几次,人清瘦了不少。”

她们心中都有一个共识,太子不能稳坐,只是,她们谁都不会出手对付太子,一则,看皇帝对太子宠重,便知不论太子最终如何,将太子拉下马的人都得不了好,二则,夏侯恕与夏侯衷都在蠢蠢欲动。

“旁人如何,你不必管,你自己得关心太子,他是你兄长,你关心他,是应该的。”皇后道。

夏侯沛点点头:“要做个好人。”至少做个旁人眼中的好人。绝不能给人留下把柄。

皇后见夏侯沛领会了她话中精髓,疼爱地摸了摸她的脑袋,又捏捏她软软的耳朵。夏侯沛被顺了毛,舒服地眯起眼,唇边还带着明晃晃的笑意。

小孩子的皮肤嫩,摸起来也是滑的,皇后一面十分满足,一面又有遗憾,待十二郎大一些,就不好再这么揉揉捏捏的了。孩子长大便会疏远父母,恐怕就再也见不到重华黏在她身边的样子了。

大约每个母亲都是如此罢?一面期望着孩子快快长大,建功立业,去走自己的人生路,一面又想他能一直停留在小时候,留在母亲的身边。

夏侯沛特别喜欢皇后摸摸她的脑袋或是别的地方,她觉得很舒服,过了一会儿,皇后收回手,夏侯沛觉得不够,便又牵起皇后的手,放到头上:“阿娘,再摸摸。”

她个子小,坐下来,稍稍抬手就能碰到她的头顶。

皇后自是如了她意,摸摸她的脑袋,又轻轻捏了捏她的后颈,就像从前养过的一只小猫一般,又粘人又听话。

过了几日,夏侯衷大婚。

他婚礼在宫外的广平王府,成了婚,便是大人,自不好再住宫里的。

皇帝与皇后颁了赐,并未亲至,太子倒是到了,夏侯沛特意去了东宫,与太子同行。

太子是喜欢这个幼弟的,只是上回宴上之事,让他有些不满,说了夏侯沛几回:“你还小,将心思放到书上去,这些尔虞我诈的东西,一丝不坦荡,不要学坏了。”

夏侯沛笑嘻嘻地道:“听阿兄的。”

太子见她还是天真的孩子样,也禁不住一笑,不说她了。太子只是心软,又不是傻,夏侯恕与夏侯衷的所为,他能感觉到,也不乏有心人往他耳朵里灌那两位的坏话。他是知道的,他在这个位置,就少不了受人嫉妒,只是兄弟落到如此地步,总是令人怅惘。

看看身边的夏侯沛,太子心道,不知十二郎长大后,是不是也会变成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