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陛下疼爱小公子, 第一次来时便让她们不比出声,免得惊扰小公子。

乔裴身着玄色龙袍,近九尺的身量让他看上去格外高大威严, 宫女太监们看一眼便觉得心中直打突。

乔裴大步流星地走到内殿, 只见那里面床帘还捂得严严实实的, 厚实的布料完全遮挡住了白日的光线。

乔裴略一挑眉,走到床前, 将床帘猛地掀开。

强烈的光线瞬间闯入了床内的狭小空间中,之间原本在床上酣睡的少年顿时像是被烫到了的虾,开始卷着被子来床上胡乱滚动了起来, 试图躲避光线。

“再不起孤就掀你被子了。”乔裴眸含笑意。

闻言,少年在床上捧着脑袋哀叫了起来:“啊, 你好烦啊……”

两位守在内殿的宫女瞬间心头一跳,虽然知道这便是小公子与陛下日常的相处, 也见过无数次了,但……每次听都觉得好紧张啊!

那可是陛下, 大烨朝的帝王,横扫数国的战神,更是斩杀十万战俘的杀神!

天底下估计也就小公子能跟他这般说话。

“别闹了, 总是早上不进食对脾胃不好。”乔裴说,“你那几年有些坏了身子骨,再不好好养着,你大哥不知道多担心。”

床上人动作一顿, 随后又不满又气弱地抱怨:“又拿大哥压我!”

“毕竟百试百灵。”乔裴笑道。

他将朝辞从被子里剥了出来, 道:“以前不是你特别喜欢城南的那家桃花酥么,我将那厨子给你寻来了,桃花酥已经做好了等着你了。”

“真的?!”朝辞一秒清醒, 从床上坐了起来。

乔裴说的这桃花酥是他上周目,还是朝家小公子的时候特别喜欢吃的一种糕点,真的超好吃,外皮又酥又脆,里边又软又香,当初晋云州破的时候朝辞还为此可惜了一阵。

“这我还能骗你?”

等朝辞洗漱完后,乔裴让宫女将朝辞的衣物拿来,一件件给朝辞穿上。

朝辞有些别扭地扭过脸:“这些让碧云她们来就行了。”

他跟乔裴斗嘴耍赖这些还好,这些都是他从前做惯了的事。跟乔裴打小的交情,别说斗个嘴了,一起比谁尿的高都比过。但让对方手把手帮自己穿衣服,的确有些别扭。

“顺手的事。”乔裴说。

实际上他是不太喜欢宫女触碰他的少年。

给少年换上了一件艳红的外袍,衬得少年愈发眉目如画,一如他少时模样。

朝辞却似乎有些不太习惯地扯了扯袍子,道:“会不会太招摇?”

乔裴没说话。

朝辞从前很喜欢穿这种外表招摇的衣服,恣意又骄纵。

他知道,终是那些年的遭遇令少年的心中生了胆怯与自卑。

他过了一阵才开口:“你穿红色最好看,一点都不招摇,合该如此。”

他说着将鞋子从宫女捧着的木盘中拿了起来,半蹲下身。

“等等,鞋、鞋子我自己穿就行。”少年忙道,有些惊慌。

乔裴没有理会,反而不容置疑地握住了少年的脚踝,将他玉色的脚抬起,将鞋子穿了进去。

少年都穿戴整齐后,乔裴还想给他冠发。

“你先把手洗了!”少年皱着眉说。

毕竟刚刚才摸过他的脚好不好!

遭到少年嫌弃的乔裴,在宫女呈上来的水盆中净了手。

“这样可以了吧?”他半是无奈半是纵容地对少年说。

乔裴还是第一次给朝辞冠发,没想到还挺好看。

“嗯,还可以嘛。”朝辞看了看铜镜中的自己,颇为臭美地变换了几个姿势,满意地说。

终于捯饬完了,两人去用膳了,朝辞心心念念的桃花酥也被呈了上来。

嗷,还是那个味道!

朝辞吃得高兴,脸颊上还沾着点糕点的微屑,看起来像只小花猫。

用完了膳,乔裴正准备带朝辞出去消消食,却有一内侍突然说有事通报,在他耳边说了几句后,乔裴顿时神色就沉了下去。

“怎么了?”朝辞歪着头,颇为担忧。

“没什么,突然件要事,不能陪你消食了。”乔裴揉了揉朝辞的头。

朝辞闻言,眼前一亮,面上又故作懂事地说:“那你先去忙吧。”

“你可不能趁机偷懒不去消食,我会叫碧云看着你的,要是你偷懒了,明日便不带你出宫了。”乔裴说。

朝辞顿时脸色一垮,丧丧道:“哦……”

…………

离开朝辞的寝宫后,乔裴出了宫,去了丞相府。

朝决的府邸。

说起来,乔裴跟朝决虽说是过命的兄弟,但是在朝辞与乔裴定情后,为了争朝辞住在哪边也撕了一次脸皮。

后来吵了半天,决定朝辞上半月住宫里,下半月回朝府。

朝决老大不乐意了,他朝家的人,怎么就住别人家去了?奈何抢人的是一国之君,自家弟弟又是个胳膊肘往外拐的,没办法。

朝辞也不是真的那么偏,好不容易和大哥相逢,他其实也很珍惜。但毕竟他与乔裴已经在一起了,虽说成亲才能同住,但如今局势未稳,他们若成亲朝廷势必要动荡,这事得往后放。

但他们总不能一直不结婚一直分开住吧?毕竟是决定要相伴走一生的人,因此朝辞还是决定去宫里住住。

此时朝府的气氛有些冷凝。

随着一路有人高呼行礼,乔裴跨入了朝府的正|厅。

还没换下朝服的朝决坐在主位,而他的下位,则是一位乌发雪衣的男人。

乔裴见到他时,顿时瞳孔一缩。

果真是他。

那个他永远都不想再见到的人。

他不是死了么?

……他怎么能还活着?!

而朝决见乔裴来了,在行礼后便将主位让出,自己坐在了次位上。

这个男人便是靳尧,他也起身给乔裴行了礼。

朝决与乔裴谈完话后回府,听闻有人求见,自称是他弟婿,他顿时心头一震,在大厅召见后,果真是靳尧。

这事就有些大条了,他弟如今已经跟乔裴在一起了。他还以为靳尧已经在逃亡时死去,而问朝辞关于靳尧的事情朝辞竟然也全不记得了,像是从未见过这么个人。

朝决本就不喜靳尧,既然朝辞已经把靳尧忘了,他更是乐见其成。后来朝辞跟乔裴在一起了,他也完全没想到自家弟弟还有个下落不明的丈夫……

现在冷不伶仃被人找上门了,朝决何止是一个头大。这件事他也不好自己定夺,就把乔裴从宫里叫了出来。

“孤将小辞从大月带回时,并未找到靳公子。还以为你已经不幸罹难,未想还能在此处见到靳公子,真是万幸。”乔裴说。

他嘴上说着万幸,但神色里语气里都透着凉意,颇有皮笑肉不笑的意思。

他看靳尧碍眼,靳尧看他更是不耐。他已经知道这凡人趁他不在,勾引了朝辞,如今若非怕朝辞怨他,他非得将这凡人粉身碎骨。

他勉强按捺性子,垂眸道:“万分感谢陛下对小辞的救命之恩。昔日我二人路遇山匪,靳某被迫与小辞分开。靳某一路寻他未有消息。幸而外面传言朝家小公子已归府,靳某便匆匆赶来。”

他说到这,又抬头看着乔裴:“却不知小辞如今在何处?”

乔裴坐在高座与这人对视,发觉此人虽只是一介布衣,但身上却气势非凡,并非常人。

在何处?在何处关你屁事!

乔裴压下心中的杀意,道:“小辞如今染病,御医说不好见旁人。”

“连靳某也不得见么?”靳尧直直地看着乔裴,“靳某为小辞之夫,小辞若病重,靳某当在身侧悉心照料,即便小辞染的是疫病,靳某也当同生共死。”

“若靳某不能见小辞,天底下也没人能见他了。”

乔裴的神色愈发难看起来。

“靳公子莫要任性,若被过了病气就悔之晚矣了。来人,好好安置靳公子!”乔裴说完,从座位上站起,神色冰冷地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