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怎么能是钱的事情?

钱对朝辞来说很重要, 重要到他日日省吃俭用,住在十几平米的小房间、吃着最便宜的盒饭、有时连扫个共享单车都要犹豫许久。

但是它也不重要,不重要到他为了爱人, 可以将付出自己的半生积蓄。

朝辞抬头看向对面的年轻俊美的青年,满腔的情绪积聚在胸口, 拧成了一团乱麻, 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

青年有一副极其出色的外貌, 他扮作女性时艳丽秾酽,但是换回男装时也不显得女气,反而因为他高大颀长的身形而更显出几分压迫感。

也怪他真的蠢。

贺律足有一米八六,比朝辞都要高上五六公分,他却从未怀疑过。

现在被贺律直接说穿了, 他才发现之前这一年多的相处, 全都是各种漏洞和反常。

“既然你是男的,那上次在那个地方,你身边的那个人, 是……”

“是我室友。”不等朝辞问完,贺律直接回答道。

把最想隐藏的事情告诉朝辞之后, 其他的都无所谓了, 此时他呈现一种莫名的坦诚。

朝辞也没想到贺律这么直接,他看向青年,怔愣了一会儿后扯了扯嘴角:“……所以你们是联合起来耍我?”

这个平凡又老实了一辈子的男人, 第一次发觉这世界是如此荒谬。

“……很抱歉。”贺律只能这么说。

“你、你们怎么能这样?”他不知是强忍着, 还是太过愤怒以至于不知如何宣泄,“我从来都不认识你们,更没有得罪你们……你们太混蛋了!”

他想来和和气气,这辈子没和人吵过架, 此时气的狠了,也说不出什么脏话。

“对不起。”贺律垂着眸,拿出了一张卡,“这里面有一百万,密码是六个一,如果不够,你可以随时来找我。”

朝辞将视线移到了这张卡上。

他拼命地努力,只是想和恋人有个安定的未来。

但这些在贺律面前,应该就是跟笑话一样吧。

一百万,眼都不眨。

他以为小律是被那些富二代骗了,谁知道他才是那个富二代。

“我不要你的卡。”朝辞似乎勉强冷静了些许,他略带血丝的眼睛注视着贺律,“我也不想再看见你。”

他说着,猛地起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

这差不多就是一周目的结束了。

没过几天,朝辞就让系统动了手脚,让他装作过劳死的模样,倒在了他租的那间十几平米的出租屋。

而这一次改变的时间节点便是朝辞的那次过劳死。

朝辞搜刮了一下脑子里多出来的“记忆”,发现现在距离他原本的那次“过劳死”,已经过去了四五个月了。

他的新房子不但装修好了,还通风完毕了,现在都能住了。朝辞也退掉了那间小出租房,搬到了这里。

“朝辞”花了两个月的时间从那段感情的伤痛中走出来。其实原本朝辞找到女友的事情都已经跟家里人说好了,包括买房也是为了恋人这件事,家里人都知道,而且也很支持他。

和贺律掰了之后,“朝辞”不愿再提到贺律,但是他的父母并不知道他们两人发生的事情,以为他们依旧在一起。还经常催促朝辞带小女朋友回老家看看,无奈之下,“朝辞”只能对父母说,他和贺律因为性格不合,已经分开的。

至于他其实是被一个恶劣的富二代捉弄的事情……他也并不希望父母知道。

父母失望之余,也替儿子担心。他们看得出来儿子是真的很喜欢之前的女友。

朝辞也二十八快三十了,的确是该急着找个伴儿了。朝父朝母联系s市的亲友,给朝辞安排了不少相亲。

被上一段感情伤的太深了,朝辞其实短时间内没有再谈恋爱的想法,但是看着父母担心,他也不好拒绝,硬着头皮参加了几场。

而今天下午,刚好就还有一场。

“我人生第一次相亲,居然是在这里。”朝辞从穿上坐起身,挠了挠头,有些无奈。

……

下午的相亲对象,让朝辞有些惊讶。

在颜值上。

这居然是个长得特别好看的小姐姐,看起来也就二十岁出头,这样条件的人也看得上朝辞这种社畜么?

更加出乎意料的是,小姐姐对待朝辞的态度也很好。

朝辞的条件配贺律那种逆天级外貌来说显得自不量力,但是在普通的婚恋市场上,朝辞还是算吃香的。

毕竟他刚在s市买了房,月薪两三万,算得上高薪,身高有180,长相也算是小帅,普通一本毕业——至少也算一本,这样算下来,他的确是条件不错。

但是对上面前的这位妹子……又好像不是一个世界的了。

妹子叫赵洛静,可以说是“朝辞”见过的女孩中,除了女装扮相的贺律之外最好看的一个,比起那些荧幕前包装的明星来说都不差。

朝辞原以为赵洛静不会看上他,只准备吃完饭就结束,却没想到她似乎对朝辞还表现出了些许好感和倾向。

“统哥,帮我查一下,这妹子咋回事。”朝辞在脑中对系统说。

正常来说,像这种颜值的妹子,就算家境不好,也不会甘于平凡。像赵洛静这种一来就冲着踏踏实实过日子的,感觉有故事。

“诚惠一百。”系统说。

“到时候你自己扣吧。”朝辞无所谓道。

过了几秒,系统便找到了:“她之前是‘晚香’的人。”

“‘晚香’算是服务于上流社会的销金窟。赵洛静出生农村,考上了s市的大学。因为她家境贫穷,身边的同学也多是富家子弟,加上s市物价高开销过大,她没过多久就物质冲昏了头。一开始她只是借钱买奢侈品,后来脑子不清醒,借了十几万。由于借钱的途径并不正规,算是高利贷,利滚利滚到了数十万。她根本还不起,为此买进了‘晚香’,还辍了学。”

“因为她外貌十分出众,晚香将她作为今年的压轴。好在她还有最后的坚持,在晚香赚到了钱之后,她就还了钱要离开。晚香不愿放她,最终她拿出了所有的钱才勉强离开。她莫名其妙辍了学,家里的人都很不满。她老家思想比较落后,女孩一般读到初中就不读了,十几岁就嫁了人。他家里能供她上大学已是难得,她辍了学,父母也只能给她安排相亲。”

“估计她也是被之前的经历吓怕了,现在看样子也是想找个老实人好好过——俗称找人接盘。”

“啊,等等!”系统突然又查到了什么。

“怎么了?”朝辞问他。

“她好像也跟过贺律,不过就几天。”系统应该是黑进了晚香的内部记录。

朝辞眼中也是眸光一闪,顿时来了兴致。

“这就有意思了。”他说。

看来这相亲,的确得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