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止真君要与陆衍结为道侣, 道侣大典就在一月后!

这个消息瞬间传遍了整个修真界, 而听到这个消息的大部分人第一反应都是:陆衍是谁?

在得知陆衍只是一个小宗门的筑基期毛头小子后,所有人都很震惊。

就这就这就这?这种人平时见越止真君一面都难,现在居然要跟越止真君成为道侣了?

等等,这小子……是男的?

虽然修士都已超脱凡尘, 不再像凡人那般追求繁衍子嗣,但同性之间……的确还是少数。

不管他们如何作想,收到请柬的人还是高兴地去了。

…………

傍上朝辞的好处比陆衍想得还要大得多。

陆衍能一年就从炼器九层修炼至筑基期巅峰, 这其中除了他本身的天赋以及不怕死只要练不死就往死里练的因素外, 还有一个只有他自己知道的原因。

他父亲陆成枫临时前,将一颗圆珠子给了他。

陆成枫告诉他, 这颗珠子便是四大宗门一直打压踏星宗的缘由。

这颗珠子最初的主人是他们踏星宗的第九任宗主陆则绎, 陆则绎是当初修真界最惊艳的天才,也是他将踏星宗推上了顶峰。当年修真界五大宗门, 便是以踏星宗为首。

而那时陆则绎已到了渡劫期巅峰, 成了最有望晋升大乘期、乃至飞升的修士,也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渡劫期修士。

然而某一天, 有人诬陷他们踏星宗用修炼邪功,甚至杀了数千人只为了嫁祸他们,最后四大宗门联合讨伐踏星宗。

因为陆则绎自创了一套功法,这套功法让他修行几乎没有任何瓶颈,不过百年就到了渡劫期巅峰。

修真界的飞升之路其实已经断了很久了,甚至没人能晋升大乘期!那些卡在渡劫期巅峰的大能眼看大限将至,却没有任何突破的希望, 只能等死,谁能忍受?于是他们才策划这一出戏,只为了让陆则绎交出功法。

陆则绎不愿,最后力战多位渡劫期大能而死。

陆则绎死了,四大宗派也死了不少渡劫期大能,但他们并没有就此罢手。他们将踏星宗挖地三尺想要找出陆则绎留下的功法,甚至将陆则绎的后代们搜魂,但什么也没找到。

陆则绎,好像真的没把那个功法留下。

踏星宗被除名,资源财宝被四大宗门刮分得一干二净,只剩下一个空壳子。但四大宗门依旧没有收手,哪怕踏星宗迁到了一个小城中龟缩,他们也要让下属宗派打压踏星宗。

因为他们认为陆则绎不可能什么都不留下,逼着踏星宗到了绝处,也许就能有收获——就算没有又如何?反正打压他们也只是一句话的事情,并没有什么损失。

但其实陆则绎之前的确只给他的子嗣留了这么个黑珠子,还用秘法将有关的这部分记忆覆盖,就算是搜魂也搜不出来。按理说这颗圆珠子里面应该就是藏着陆则绎的功法,但这么多年过去了,无论一代又一代的陆家家主如何研究,这颗黑珠子始终没显露出什么特殊之处。

陆成枫死后,陆衍也尝试研究了一下这颗黑珠子,结果他的神识一探入,一套功法便出现在了他的脑中。

同时,他的全身一阵剧痛,像是每一寸血肉都在被焚烧,他咬牙熬了整整一夜,第二日用神识探查了自己一番,发现自原来的単灵脉的体质一下子变成了塞子!

人体内有无数的筋脉,若有修行天赋的人,会有几条筋脉变成“灵脉”,灵脉能吸收外界的灵气用以淬炼自身,便是修行的基础。而其中,能修行的灵脉其实越少越好,灵脉太多,需要的灵气也就更多,而且极容易散逸。因此从前陆衍的単灵脉天赋,便是最好的天赋,在这夏宇城唯有他一个单灵脉。

但这个黑珠子,直接把他全身所有的筋脉都弄成了灵脉!

这种情况不是没有,每隔几百年修真界都会出一个,他们将这种灵脉称之为废脉体——连炼气期都入不了的那种!因为他们身体吸收灵气吸得快,但根本无法锁住灵气,吸收多少就散逸多少。

陆衍发现了自己变成这样后,脸都铁青了。但他发现自己的修为还是练气九层,灵气好像根本没有散逸的迹象。

他又尝试着修炼,吸纳灵气,发现不但灵气不散逸,而且吸收起来的效率简直就是从前的几百倍!几乎他一吸收整个房间的灵气都空了。

然而还不等陆衍高兴,他又发现了一个令人绝望的事实,他的丹田也被扩充了无数倍,如果说原先丹田的容量只是一个小水杯的话,现在就是一个汪洋大海。而在金丹期以前,修士境界的方式就是将丹田吸满灵气后不断压缩,每压缩一次,就是一个蜕变,便能进一阶,直到成为金丹。

现在……填满丹田?

就算速度跟得上,但是哪来这么多灵气给他吸收,何况他才炼气期,每一次进阶后丹田都会扩大,之后会是什么模样陆衍简直不敢想。

但是事已至此,也没办法,陆衍勉强接受了后,就扛着刀四处寻求资源,没办法,自家宗门自己知道,根本养不起他。他只能哪里有危险往哪里钻,跟金丹期的大妖抢过天材地宝,在界域与魔修厮杀了三月有余。

也许他果真有大气运傍身,一年下来奇遇不断,九死一生的场面都被他活了下来,用那些都足够让人升到金丹的资源把自己送到了筑基巅峰。

他也发现了自己这体质的另外一个大好处,就是他几乎没有任何瓶颈,只要灵力吸收到了就能进阶。

但是接下来的筑基巅峰突破金丹他却无论如何都无法突破了,因为需要的资源实在是太巨大了!

可他答应与朝辞结为道侣后,在朝辞那里极品灵石都是当石头玩的,那些丹药灵宝也就跟当糖豆啃的一样。从前陆衍为了节省资源,经常拿中品灵石灵石或上品灵石换取一大堆下品灵石。

举个例子,1中品灵石=100下品灵石,但其实100个下品灵石中的灵气含量相当于三个中品灵石,而之所以中品灵石出现了溢价,是因为下品灵石的灵气太过斑驳了,吸收多了反而有害,而且吸收起来也十分痛苦。

但陆衍这个穷鬼为了省点资源,宁愿自己痛一点,再花点时间去提纯这些下品灵石。

然而他在朝辞这里,却是天天把极品灵石当砖块使,一天吸收个百八十块的——几天下来,元婴修士的家当都能被他掏空。

他们现在还在朝辞的云舟上。这个云舟是一个天阶法器,用来代步的。空间很大,内部也极其奢华。当然,能成为天阶法器的主要原因还是它速度极快,且防御力强,能阻挡渡劫期大能的全力一击。

半月后,朝辞去修炼室中找他。

“真君大人。”陆衍察觉有人进来,停止了修炼,抬头看向朝辞。

“叫我越止便可。”朝辞说。

越止是他的字。

“你是不是要冲击金丹了?”朝辞问。

“是。今晚便准备突破。”陆衍说。

“你今晚到我那,我为你护法。”朝辞淡淡地说。

冲击金丹自然是有危险的。金丹并非是小境界,在修真界金丹修士都可以当一个小型城市的最强者了。尤其是像陆衍这般丹田容量过于浩瀚的,一不小心毁了筋脉就惨了。

陆衍盯着朝辞看了一阵,而后低头道:“是,多谢前辈。”

虽然换了个稍微显得不那么生疏的称呼,但他还是没有叫朝辞越止。

朝辞面上淡淡扫了他一眼,转身离去。心中却跟系统感慨道:【真搞不懂你们这任务是搞什么,逼一个点家直男搞\\基。】

【你可别小看陆衍,他这种人,抓到机会就能不择手段往上爬,搞\\基又怎么样?】系统说。

【我自然不会小看他。】朝辞眨了眨眼。

陆衍这种人,很好理解。下限越低,那么最后认定的那点原则就极强。心里没什么道德感,就以自己的喜恶行事。

越是这样,便越是手狠心黑。

…………

晚上,陆衍来朝辞的修炼室找他,一进门就被这浓郁的灵气浓度所惊到。他不知道的是,朝辞的修炼室是这个云舟的动力核心,下面埋了一颗渡劫期妖兽的核心。

那青衣修士盘腿坐在蒲团上,对他颔首,道:“上衣脱了。”

陆衍:“……”

我有理由怀疑你想占我便宜但我没有证据。

但形势比人强,在他面前的毕竟是个分神期大能,一个指头都能碾死他。而且陆衍也并非这点都扭捏的人,便颇为爽快地将上衣脱下,随手收入了芥子袋中。

朝辞扫了他一眼。

这也是他做过的第n个舔狗任务了,不过像是陆衍这样的任务对象倒是少见。

他这人一点也不仙气,甚至连点斯文气都难说。他皮肤不白,有些偏古铜色,腹肌既流畅又漂亮,但却一点也不夸张,腰肢很劲瘦,但一眼便能看出其中的爆发力。这人就像一只猎豹,即凶狠又带着匪气,却不失优雅漂亮。

【这个颜我可!】朝辞在心中点赞。

【你可不可不重要,反正只能舔舔。】系统随意反击。

朝辞跟系统互怼惯了,便也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神态自若地站起来,走到陆衍身前,摸向了他的腹部。

陆衍神色有些古怪。

朝辞却十分平静地收回手,道:“看来的确是圆满了,就差最后一步了。”

他刚刚摸向的是陆衍丹田的位置。

“前辈。”陆衍微微低头看着他,慢条斯理地开口,“我可以认为您是在占我便宜吗?”

这人眼尾上挑,瞳孔乌黑,好看是好看,但却给人一种凶狠之感。

朝辞脸色都未曾变一下,淡然点头道:“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