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苍见他俩出的还挺和谐——起码靳尧没直接暴起拔剑,似乎也升起了些“靳尧是不是真有些龙样了”的希望。

他在一旁笑呵呵地开口:“靳尧,我这小宠非但容貌身段绝佳,更妙的是他身为天狐一族的天生媚骨。天狐的媚骨跟寻常狐妖的媚术可不同,寻常狐妖就看起来好看,但天狐却实在得很。进去了又紧又水,那真是能把人骨头都吸出来。他那双腿很是缠人,缠在人腰上别提多销魂了!”

龙族就是这样没节操,能毫无顾忌地跟晚辈讲这种破廉耻的事情。

而衍苍还一身青衫,清风朗月之姿。若离得远些,听不清他的话语,看他这幅姿态,是决计想不到他在说这些的。

虽然靳尧禁欲,但这些话他也没少听,从前他眉毛都不会抬一下,只觉得衍苍怕是给□□上了脑,整日只会思量这些不知所谓的事。

但如今听了衍苍这般露|骨暧|昧的话,他却觉得下腹微热。

那小傻子长得不高,但腿却很长。一双腿纤长莹润,皮肤白得像玉,又比玉更多了一分红腻。瘦得好看,其实因为养尊处优,摸起来又有许多嫩肉。若是他将腿缠在自己的腰后……

靳尧抿着唇,金色的眼眸有些暗了下来。

小傻子那么娇气,稍微欺负一下就红了眼,若是欺负得狠了,怕是要哭得直打嗝。他睫毛又浓又长,沾着泪的模样会不会更好看?

靳尧有些放任自己这样的思绪,喉咙都开始发紧,神色也越发越暗。

衍苍是个六界首屈一指的老司机了,见靳尧这幅模样便知道他起了反应,又忙道:“你要是喜欢,我这小宠就送你了!”

狐族少年也不由露出了些许兴奋的神色,试探性地想要亲吻那乌发金眸的神祇。

只是还没等他吻上去,就突然被一阵大力推倒在地面上。

之间靳尧突然直接站起,冷声道:“不必了。”

“??”衍苍有些搞不懂自己这个比心思比女人变得还快的后辈了。

而靳尧也没管衍苍,径直离开了。

回到自己的洞府后,将腰间的那块平安符又翻了出来。

离开了衍苍那污浊地见了这块符,那些红纱玉体似乎又被小傻子傻笑的模样取代了。

一夜间家破人亡,匆匆带着自己逃亡,一路颠沛流离又遇劫匪。好不容易到了一处勉强的安稳地,自己又突然一病不起。每天为了自己看诊和吃药的银钱奔波,却还是入不敷出。那小傻子看似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其实心里也很害怕。

小傻子怕影响自己,每次只敢夜深了趴在案桌上偷偷地哭。

他以为自己不知道,但靳尧这把警觉刻进骨子里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

从前他听了便有些烦躁,耐着性子等少年哭完后上了床,才勉强入睡。如今想来,却是心疼。

为什么不敢承认,他对那小傻子……分明是爱慕。

天道终还是胜了一次。

他猛地起身,化作一道流光飞出了洞府。

…………

司命仙君觉得自己刚做了笔大买卖,这段时间就像是放下心头大事般在自己洞府有一搭没一搭地摆动星盘,敷衍公务。

前阵子真是把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他真没想到天道还给靳尧尊上安排了一场情劫,这要是真的应劫了,万一尊上一有什么不顺心,他自己的命保不保得住不说,六界都岌岌可危。

好在这事儿收尾地也算圆满,有惊无险,司命仙君很满意。

他摆弄星盘了一阵子,正想去小酌一番,谁知突然有人推开了他司命阁的门。

什么鬼,外面的那些侍者护卫是瞎了还是怎么得,有人来了也不跟他通报一下,就让人闯进来?

司命阁也算是神界重地,就算是天帝来了也要通报一声,不能擅闯。

当然,天帝虽说统御神界,但实力并非是神界最强。压在他上头的也有那么二三四个人……等等!

司命仙君马上想到了那么二三四个人的其中之一,前不久才刚跟他接触过……

他头皮微麻地转过头,果不其然看到了那金眸雪衣的神祇。

完了,这售后可能有点难搞……

“尊上,您怎么有空来我这小地方……”司命仙君强笑着说。

但靳尧却没有理会他这番勉强的客套,直接道:“朝辞如何了?现今在何处?”

司命仙君嘴角的强笑僵住了。

最坏的预想总是能实现。

他就说这么轻易的情劫实属少见,如今想来,不是情劫轻易,而是尊上他……慢半拍。

但是什么事情一旦错过了,就很容易从喜大普奔变成地狱模式啊,尤其是感情这种事情。

尤其是!他前几天算了算那个凡人!已经另有情缘了!

卧槽——

我司命可能活不过今天了。

“原来尊上是为了那位小公子而来,小仙这就替您算算。”司命硬着头皮说道。

随后他转过身,用星盘算起那个凡人。

与此同时,他心中不断在祈祷,希望前几天他算错了,或者那个凡人已经在这几天的时间里成功死情缘了!

查一个凡人,对于司命仙君来说的确是小事一桩,一眨眼的时间,司命心中的祈祷都只能堪堪地默念一遍,结果便出来了。

司命一瞧——完了。

那凡人非但没死情缘,而且看样子两人的感情越发越好了。从前凡人的正桃花是尊上,现在已经要变成那个新情缘了!!

司命都觉得眼前发黑,但他也只能在心里拼命掐自己人中,先别急着晕,他还有一线生机!尊上又看不懂星盘卦象!

说得委婉点!指不定有转机!!

“如何了?”靳尧见司命没开口,不由催促道。

“尊上,这个么……”司命在心中拼命组织语言。

靳尧见他这幅支支吾吾的模样,不由心中一紧:“他遭遇了不测?”

仔细想来,当时大月战乱又天灾,不出事才是少数。当时司命说他名有贵人,一生平顺,他便没想过这个。可若是司命算错了呢……

司命仙君见靳尧神色骤然凌厉,周身的气势冷得能杀人,顿时心头一紧,忙道:“并非如此,尊上莫忧。”

“那你为何吞吞吐吐?”靳尧松了口气,随后语气冰冷地问道。

“是这样的,尊上。先前我们不是封了那位小公子的记忆么,后来他命里的贵人从大月找到了他,两人如今已经、呃……已经……”

这他妈要怎么委婉啊!就是在一起了啊!!

司命心中疯狂咆哮。

“已经什么?”靳尧眯起双眸。

“已经互生倾慕之情。”司命仙君把心一横,一口气说了出来。

尊上没再问他话了。

整个司命阁都像是骤然进入了凛冬。

而距离靳尧最近的司命更是觉得自己快要被靳尧身上发出的威压给弄死了。

就在司命仙君觉得自己要就此凉凉时,身上的威压突然一松。

只听靳尧说:“不可能。”

这声音听起来肯定极了。

那小傻子那么喜欢自己,怎么可能才半年就喜欢上别人?

定是那所谓的贵人救他一命,他没分清感激和爱慕罢了。等他去了凡间,小傻子就知道自己所爱的究竟是何人。

虽说这般还是让他有些不悦,但是他负那小傻子在先,暂且不予计较。

“罢了,你只需告诉我他在何处便可。”靳尧蹙着眉说。

司命仙君心想,虽然这约莫是尊上盲目自信,但至少能苟一时是一时。

于是他将靳尧走后朝辞的际遇都跟靳尧讲了。

靳尧听完,脸色不是很好看。

虽然知道小傻子在他走后没吃太大的苦,让他有些放心,但是……

那所谓的贵人竟是小傻子的挚友,找到了小傻子不说,还救了小傻子的大哥。如今他们皆在烨国国都,眼看就要成为一家人了。

见靳尧这般神色,司命仙君大着胆子又说道:“尊上,您若要去寻那小公子,最好莫要唐突,寻个合理的身份。”

其实那小公子跟现在的情缘一看就感情深,尊上抹了人家记忆不说,要是再以神明的身份去强取豪夺,那这多半是凉凉了。尊上的感情凉凉了,那他司命也别想能活着。

因此他勉强给靳尧当起了狗头军师,做起了那撬人墙角的勾当。

见靳尧没有出声,而是颇为耐心地看着自己,司命仙君便继续说道:“比如您可以用之前的身份去找小公子。虽然小公子的记忆没了,但先前那些人的记忆却都在。那乔裴,小公子的大哥,他们可知道您是小公子名正言顺的伴侣。”

“如此一来,您用这身份出现后,那乔裴便矮你一头了不是?”